网络乐虎国际app官网 新概念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18236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覃欢 (2011/1/24 18:04:17)  最新编辑:覃欢 (2011/1/24 18:04:17)
韦昌辉
拼音:Wei Changhui
同义词条:韦正,韦政,韦志正
 
  韦昌辉,太平天国前期领导人之一,又名韦正,广西桂平人,壮族道光二十八年(1848)入拜上帝会,不久成为中坚,与洪秀全冯云山结为兄弟,称天父第五子。金田起义后任后护又副军师,领右军主将,封北王,称六千岁,地位仅次天王洪秀金、东王杨秀清
 

人物简介


  韦昌辉(1823-1856年),广西桂平市金田镇人。原名韦政。出身于地主兼典当商,是个“富厚之家”。他为人见机灵变,“颇知文义”。由于韦族人少无功名,有钱无势,不断受到豪强地主的欺压和官府的勒索。韦昌辉的父亲韦源介痛感家无功名人材,有钱也常受人欺,想栽培韦昌辉读书,考功名,为韦家出一口气。韦昌辉长大以后,曾在桂平县应试中名落孙山。韦昌辉的科场失败使他牢骚满腹,在痛骂官府之余,无可奈何只得花钱给他父亲捐了个“国子监生”,并在家门前高悬“成均进士”的匾额,藉以炫耀乡里。后来,被地主蓝如鉴勾结县里差役,乘黑夜将“成均”二字铲去。第二天就补大湟江巡检王基以冒充进士的罪名,将韦源介押赴亲圩团局,结果被敲诈了几百两银子的罚款,才算了事。
 

民族成份


  一说是壮族,一说是汉族客家人。

  关于韦昌辉的民族成份,过去史学界根据一些史料记载和调查资斜,都认为是壮族。

  罗尔纲先生根据《韦氏族谱》所载及韦志俊在安徽宣城县红林桥双满村后裔至今仍操客家话,认定韦昌辉为汉族客家人。1981年,李毓麟王湛恩根据新发现的韦氏《宗支部》和《传经堂族谱》所载,补充证明了金田韦氏是由广东广州府发脉至广西平南,后又分支迁至浔州府桂平县金田,他们世代讲客家话,因此韦昌辉确属“客籍来人,并非土著壮人。”

  太平天国首义发生在广西,故有大量壮族人民参加了太平天国起义,西王萧朝贵, 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他的母亲是壮族人),北伐主将林凤祥李开芳等等,皆为壮族人。太平天国第一位烈士、后被追封为嘏王的卢六以及后封的慕王谭绍光、赞王蒙得恩皆为壮人。卢六是太平天国起义前的洪秀全、冯云山最得力的助手,为发动太平天国革命作出了重要贡献。由国家民委民族问题五种丛书编辑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编写组所编写的最权威《中国少数民族》(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一书中同样记载“卢六、萧朝贵、韦昌辉、李开芳、林凤翔、蒙得恩、谭绍光”等太平天国名将的民族成份为“壮族人”(同书第502页)。可见这些英雄豪杰的民族成份毋须置疑。当今一些存疑者不过是无事生非或牵强附会。
 

人物生平


  韦昌辉,又名正、政、志正,广西桂平县金田村壮族人,太平天国领导人之一。生于1826年(道光六年),家境丰饶,但“人少无功名,有钱无势”,常受当地大户的欺侮与讹索,激起了他反抗清朝统治的情绪。1848年10月(道光二十八年九月),冯云山出狱回紫荆山,路经金田,借宿韦家,与韦昌辉交谈甚为投合,韦昌辉便加入拜上帝教。金田组织团营时,韦昌辉尽献家财,率全家参加了团营,并在他家秘密“开炉火打刀枪,共除妖魔”,为起义做了许多准备工作。金田起义后,他参加各项军事和政治的指挥活动,在太平军和群众中影响颇大,以致清朝官府一度把他当作是“逆首”,在不少奏折和上谕中竟把他的地位置于洪秀全之上。

  1853年3月(咸丰元年二月),洪秀全在武宣东乡封韦昌辉为后护又副军师,领右军主将;12月,太平军在永安进行了封王建制,韦昌辉被封为北王、六千岁。在此后太平军出广西、入两湖、下两江、克南京的过程中,韦昌辉也建有战功。南王冯云山和西王萧朝贵牺牲后,韦昌辉与石达开成为洪秀全、杨秀清的主要助手。建都天京后,韦昌辉主管日常政事与卫戌任务。当时定制,各方军务必先“禀”韦昌辉、“禀报”石达开,然后“禀奏”杨秀清裁决,韦昌辉仅位列杨秀清下一等。

  咸丰三年三月中旬(1853年4月下旬),太平天国定都后不久,英国香港总督兼驻华公使文翰等,就乘舰到天京进行刺探和讹诈。韦昌辉与石达开在接见文翰的代表翻译密迪乐时指出,“尔等如帮助满人,真是大错;但即令助之,亦是无用的”,表明了太平天国的原则立场。 定都天京后,由于权力之争,韦昌辉与杨秀清的矛盾不断发展。韦昌辉也很早就加入太平军,又曾读过书,“小有才”,为杨秀清所忌,而且又常在外统兵打仗,手握重兵,这对于热衷于专权的杨秀清来说,不能不是一种威胁。杨秀清又目中无人,对韦昌辉极不尊重,常以小事而任意折辱韦昌辉,曾将其杖打几百至不能起。韦昌辉阴险残苛,阳示敬重、畏惧杨秀清,在其面前装出“尚有惊恐之心,不敢十分多言”的样子。杨秀清轿到,就扶轿迎接,论事不到三四句,就跪谢说:“非四兄教导,小弟肚肠嫩,几乎不知道。”但心中却极愤恨不平,欲夺其权。

  1856年(咸丰六年)七八月间,洪秀全与杨秀清矛盾激化。洪秀全密令时在江西的韦昌辉回京诛杀杨秀清。韦昌辉受诏后,率精锐3000人,星夜赶回天京,并于回京途中,劝对杨秀清亦怀不满的秦日纲一同诛杨。9月1日深夜,他们到达天京,控制了天京的交通要道。2日凌晨,韦昌辉率部突然袭击了东王府,将杨秀清及全府男女老幼全部杀害,接着又在全城搜杀杨秀清的亲属与旧部。4日,他假称天王降诏说他和秦日纲处置杨秀清篡位事犯了滥杀的过错,超过诏旨,应受杖刑四百,诱骗杨的余部数千人到天王府观刑,随即将他们尽数杀绝。两个月间,大屠杀都没有停止,前后共计死了两万余人,天京的高、中级骨干力量被屠戮殆尽,太平天国陷入困境。这次的“天京事变”也成为了太平天国由盛而衰的转折点。

  石达开闻变后,急忙从武汉赶回天京。他斥责韦昌辉杀戮太甚,因而为自己惹上了杀身之祸,只得连夜缒城出走,但其在天京城中的妻儿老小全被韦昌辉残忍杀害。石达开逃至安庆后,起兵靖难,上奏请杀韦昌辉。洪秀全此时见事态扩大,加上他的滥杀无辜已引起天京军民的极大不满,和石达开的讨韦大军压境,下令制止韦昌辉滥杀。在天京军民的支持下,洪秀全捕杀了韦昌辉及秦日纲。韦昌辉被五马分尸,时年31岁。
 

金田起义


  金田起义是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领导的广西桂平县武装起义。1843年(道光二十三年),洪秀全同冯云山、洪仁玕广东花县首创拜上帝教,次年春入广西传教,积极宣传组织农民群众。随后,洪秀全回广东家乡从事宗教理论创作,冯云山则留广西深入紫荆山地区,宣传组织群众,建立拜上帝会,开辟革命基地,吸收杨秀清、萧朝贵等人,形成起义领导核心。

  1849年前后,广西连年闹灾,天地会纷纷起义,举行起义的时机已经成熟。1850年7月,洪、冯密藏在花洲山人村部署起义工作,下达团营令,要求各地拜上帝会员变卖田产到金田集中。团营指挥部设在金田村,由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主持。派人到广东接洪、冯亲属来桂。在金田、花洲、奇石、陆茵等处秘密打造武器。韦昌辉、胡以晃、石达开、周胜坤余廷樟等献出全部家资充起义经费。各地拜上帝会认真操练.筹足钱粮,先后会集金田的男女老少共计2万人左右。携带钱物概交“圣库”,衣食全由“圣库”供给。遂按军制把前来团营群众组织起来,实行男女别营,进行军事训练,准备武装起义。

  不久,在思旺圩和蔡江村,先后击溃前来镇压团营的清军。12月25日,总兵周凤歧派兵进犯金田,会众奋力反击,毙敌300余,杀死清江协副将伊克坦布。翌年1月11日,洪秀全38岁诞寿,举行隆重的祝寿庆典,万众齐集犀牛岭,誓师起义,向清王朝宣战。建号太平天国,起义军称为太平军,封五军主将。颁布简明军律:一遵条命;二别男行女行;三秋毫无犯;四公心和傩,各遵头目约束;五同心合力,不得临阵退缩。1月13日全体将士蓄发易服,头裹红巾,从金田东山大湟江口,开始了轰轰烈烈规模空前的太平天国农民战争。

  因金田起义发生在广西,故有大量壮族人民参加了金田起义,北王韦昌辉,西王萧朝贵,北伐主将林凤祥,李开芳等等,皆为壮族人。从此震撼中外的太平天国革命拉开序幕。(见黄现璠撰《太平天国革命中的壮族子弟》——载1956年5月10日《光明日报》
 

天京之变


  公元1856年,正当太平天国不断取得对满清政权的胜利,并向全国范围推进之时,在天京却爆发了决定太平天国命运的“天京之变”事件。从此,太平天国走向覆亡之路。
 

主要动因

  我们若对太平天国的历史作一番考察便知,“天京之变”的发生,并非偶然:杨秀清假托“天父下凡”,以谋取最高权力,洪秀全为维护其最高权威令韦昌辉奉“天王密诏”诛杀杨秀清,正是其主要动因。

  杨秀清是太平天国重要的领导人之一。他出身于“世以种山烧碳为业”的贫苦农民家庭。早在1845年,在冯云山的引导下,他参加了由洪秀全创建的拜上帝会。由于其出色的政治组织才能,迅速成为拜上帝会的一个重要核心人物。
 

权力之争

  1851年1月11日,杨秀清和洪秀全等,组织发动了金田起义,建号“太平天国”。同年3月,洪秀全称天王,杨秀清功封左辅正军师,领中军主将。12月,晋爵东王,称“九千岁”,其他诸王皆受其“节制”。1853年3月29日,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杨秀清受命主持朝政,从此他“众权独揽”,“一切专擅”,成为当时太平天国实际最高负责人。史载,彼时庞大的东王府,成了太平天国真正的最高决策机关,所有的事物均在那里集议,然后再启奏天王,而天王无不照例批准。

  1856年8月,因杨秀清假托“天父下凡”,并“逼天王亲到东王府封其万岁”,天王与东王之间的权力之争,日趋激化。不仅如此,大权在握的杨秀清,理政期间飞扬跋扈,盛气凌人,以致于诸王亦“积怨甚多。”北王韦昌辉则“阳下之而阴欲夺其权”。韦昌辉也是太平天国的领导人之一。他于1848年加入拜上帝会,不久成为中坚,与洪秀全,冯云山结为兄弟,称天父第五子。金田起义后,韦昌辉任后护又副军师,领右军主将,封北王称“六千岁”。天平天国定都南京后,韦昌辉的地位仅次于天王洪秀全,东王杨秀清。但他对大权在握的杨秀清,素怀不满。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洪秀全,杨秀清和韦昌辉这“三角关系”的权力斗争中,盖由“天父下凡”和“天王密诏”之事件引发。杨秀清和韦昌辉之间的权力斗争,公开化于1856年的“天京之变”。
 

军事形势

  考察1856年上半年的军事形势,对太平天国甚为有利:3月,太平军攻克吉安,抚州。4月,陈玉成率兵援救镇江,与守军内外夹击,大破清军,镇江解围。同月,太平军由镇江渡江,直指扬州,清“江北大营”望风而逃,太平军再克扬州。6月,太平军击溃清“江南大营”,向荣部败退丹阳,天京解围。然而就在此时,太平天国领导层的权力斗争,已呈白热化之势。1856年9月1日夜,北王韦昌辉接到天王洪秀全的密诏后,亲率3000 部众从江西前线赶回天京。翌日凌晨,韦部突袭东王府,将东王杨秀清极其家属全部杀戮,随后血洗京城。在这场骇人听闻的“天京之变”中,数万太平军将士倒在血泊之中。至于洪秀全与杨秀清之间权力斗争之渊源,则应追溯于数年前的“天父下凡”事件。
 

反清政治目的

  1848年1月,拜上帝会的重要领导人冯云山,被团练逮捕入桂平县狱。正在贵县的洪秀全闻迅,急往广州筹策营救。身处紫荆山区的拜上帝会,顿时陷入群龙无首之困境。同年4月,杨秀清利用浔州一带流行的“降童”迷信,假托“天父下凡附体”,以安众心。俟洪秀全从广州回到紫荆山区,不得已确认了杨秀清拥有“天父下凡附体”,“代天父传言”的权力。

  也许,在洪秀全看来,杨秀清当时假托“天父下凡”,是一种聚合人心,振作士气而对清斗争的手段。因为,在1848年10月,萧朝贵也曾假托“天兄耶酥下凡”。同样,在是年的冬天,洪秀全本人也曾假托“上帝下凡”痛斥过孔子。此外,早在1837年的4月,洪秀全参加广州科举考试,得病回家。卧病四十余天,病中连呼“斩妖”。事后,他声称:曾升天见到了“上帝”,“上帝”命他下凡救世,诛灭妖魔(指满清政权)。就是说,在1851年底以前,无论是杨秀清的假托“天父下凡”,还是萧朝贵的假托“天兄耶酥下凡”,乃至于洪秀全的假托“上帝下凡”,都是为反清政治目的服务的。

  然而,到了1851年底,情况开始发生变化。是年12月17日,天王洪秀全在永安发布了《封五王诏书》。其诏书云:“……今特褒封左辅正军师(杨秀清)为东王,管治东方各国;褒封右弼又正军师(萧朝贵)为西王,管治西方各国;褒封前导副军师(冯云山)为南王,管治南方各国;褒封后护又副军师(韦昌辉)为北王,管治北方各国;又褒封达胞(石达开)为翼王,羽翼天朝。以封各王,俱受东王节制。”至此,东王杨秀清已是太平天国的第二号人物。

  1852年5月,太平军北向攻全州,南王冯云山中炮受伤,6月因伤重牺牲。同年10月,太平军攻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