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乐虎国际app官网 新概念
 正文中的蓝色文字是词条,点击蓝色文字可进入该词条页面;
 正文中的红色文字是尚待创建的词条,点击红色文字可进入创建词条页面;
 欢迎参与词条创建或编辑修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同建设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线,共创知识文明!
zwbkorg
关注微信,获取更多信息
阅读 24080 次 历史版本 0个 创建者:于归 (2011/1/17 19:28:58)  最新编辑:于归 (2011/1/17 19:28:58)
《三都赋》
同义词条:三都赋,三都赋序
  《三都赋》是中国古代西晋时期著名文学家左思所创作的,《三都赋》构思十年始成,豪贵之家竞相传抄,洛阳为之纸贵,见《晋书·左思传》。《三都赋》分别为《魏都赋》、《吴都赋》、《蜀都赋》,曾名噪一时,至今仍被人传诵。

总序


  左太冲善曰:臧荣绪晋书曰:左思,字太冲,齐国人。少博览文史,欲作三都赋,乃诣著作郎张载,访岷、邛之事。遂构思十稔,门庭藩溷,皆著纸笔,遇得一句,即疏之。徵为秘书。赋成,张华见而咨嗟,都邑豪贵,竞相传写。三都者,刘备都益州,号蜀;孙权都建业,号吴;曹操都邺,号魏。思作赋时,吴、蜀已平,见前贤文之是非,故作斯赋以辨众惑。

  刘渊林注三都赋成,张载为注魏都,刘逵为注吴、蜀,自是之後,渐行於俗也。

  盖诗有六义焉,其二曰赋。善曰:子夏诗序文也。杨雄曰:“诗人之赋丽以则。”善曰:法言文也。班固曰:“赋者,古诗之流也。”善曰:两都赋序文。先王采焉,以观土风。善曰:礼记曰:命太师陈诗,以观民风。郑玄曰:陈诗,谓采其诗以观视之。见“绿竹猗猗”於宜,则知卫地淇澳於六之产;善曰:毛诗卫风曰:瞻彼淇澳,绿竹猗猗。见“在其版屋”,则知秦野西戎之宅。善曰:毛诗秦风曰:在其版屋,乱我心曲。毛苌曰:西戎版屋也。故能居然而辨八方。善曰:河图龙文曰:镇星光明,八方归德。难蜀父老曰:六合之内,八方之外。然相如赋上林而引“卢橘夏熟”,杨雄赋甘泉而陈“玉树青葱”,班固赋西都而叹以出比目,张衡赋西京而述以游海若。凡此四者,皆非西京之所有也。假称珍怪,以为润色,若斯之类,匪啻失至于兹。善曰:兹,此也,假称珍怪也。若斯珍之流,不啻於此多。尚书曰:不啻如自其口出。考之果木,则生非其壤;校之神物,则出非其所。於辞则易为藻饰,於义则虚而无徵。盖韩非所谓画鬼魅易为好,画狗马难为工之类。且夫玉卮纸移无当去声,虽宝非用;卮,一名觯,酒器也。当,底也。善曰:韩子,堂溪公谓韩昭侯曰:今有白玉之卮无当,有瓦卮有当,君宁何取盬曰:取瓦卮也。侈言无验,虽丽非经。善曰:刘廙答丁仪刑礼书曰:崇饰侈言,欲其往来。而论去声者莫不诋丁礼讦斤谒其研精,作者大氐音旨举为宪章。善曰:墨子曰:虽有诋讦之人,无所依矣。说文曰:诋,诃也。讦,面相序罪也。尚书序曰:研精覃思。司马迁书曰:诗三百篇,大氐贤圣发愤之所为也。礼记曰:宪章文武。积习生常,有自来矣。传曰:习实生常。善曰:左传,叔孙曰:叔出季处,有自来矣。

  余既思摹莫蒲二京而赋三都,其山川城邑则稽之地图,其鸟兽草木则验之方志。善曰:周礼曰:外史掌四方之志。郑玄曰:志,记也。风谣歌舞,各附其俗;魁梧忤长者,莫非其旧。善曰:汉书音义,应劭曰:魁梧,丘墟壮大之意也。韩子曰:重厚自尊,谓之长者。何则盬发言为诗者,咏其所志也;善曰:毛诗序曰:诗者,志之所之,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升高能赋者,颂其所见也。善曰:毛苌诗传曰:升高能赋,可以为大夫。美物者贵依其本,赞事者宜本其实。善曰:释名曰:称人之美曰赞。匪本匪实,览者奚信盬且夫任土作贡,虞书所著;辩物居方,周易所慎。虞书曰:禹别九州,任土作贡。定其肥磽之所生也,而著九州贡赋之法也。周易曰:君子以慎辩物居方。聊举其一隅,摄其体统,归诸诂训焉。

  魏都赋

  吴都赋

  蜀都赋

作者简介

 
  左思(250?~305?),字太冲,齐国临淄(今山东淄博)人。西晋著名文学家。

  左思出身寒门,虽有很高的文学才华,却在当时的门阀制度下屡不得志,只好在诗中表述自己的抱负和对权贵的蔑视,歌颂隐士的清高。   

  左思所作琴曲有《招隐》,收入《神奇秘谱》之中,并在解题中引录了他的两首同名诗,此外,《秋月照茅亭》、《山中思友人》也有人认为是他的作品,这些作品中都贯穿着隐逸思想。   

  左思作品旧传有集5卷,今存者仅赋两篇,诗14首。《三都赋》与《咏史》诗是其代表作。左思的作品收录于清人严可均所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和逯钦立所辑《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创作背景


  在西晋太康年间出了位很有名的文学家叫左思他曾做一部《三都赋》在京城洛阳广为流传,人们啧啧称赞,竞相传抄,一下子使纸昂贵了几倍。原来每刀千文的纸一下子涨到两千文、三千文,后来竟倾销一空;不少人只好到外地买纸,抄写这篇千古名赋。

  然而,左思写成《三都赋》却是历经很多曲折才得到重视的;没有伯乐识才,也许这篇《三都赋》便成为一堆废纸,不得流传。

  在左思小时候,他父亲就一直看不起他。父亲左雍从一个小官吏慢慢做到御史,他见儿子身材矮小,貌不惊人,说话结巴,倒显出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常常对外人说后悔生了这个儿子。及至左思成年,左雍还对朋友们说:“左思虽然成年了,可是他掌握的知识和道理,还不如我小时呢。”

  左思不甘心受到这种鄙视,开始发愤学习。当他读过东汉班固写的《两都赋》和张衡写的《两京赋》,虽然很佩服文中的宏大气魄,华丽的文辞,写出了东京洛阳和西京长安的京城气派,可是也看出了其中虚而不实、大而无当的弊病。从此,他决心依据事实和历史的发展,写一篇《三都赋》,把三国时魏都邺城、蜀都成都、吴都南京写入赋中。

  为写《三都赋》,使得笔笔有着落有根据,左思开始收集大量的历史、地理、物产、风俗人情的资料。收集好后,他闭门谢客,开始苦写。他在一个书纸铺天盖地的屋子里昼夜冥思苦想,常常是好久才推敲出一个满意的句子。经过十年,这篇凝结着左思甘苦心血的《三都赋》终于写成了!

  可是,当左思把自己的文章交给别人看时,他却受到了讥讽。当时一位著名文学家陆机也曾起过写《三都赋》的念头,他听说名不见经传的左思写《三都赋》,就挖苦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想超过班固张衡,太自不量力了!”他还给弟弟陆云写信说:“京城里有位狂妄的家伙写《三都赋》,我看他写成的东西只配给我用来盖酒坛子!”

  左思的《三都赋》在文学界品评时,那些文人们一见作者是位无名小卒,就根本不予细看,摇头摆手,把一篇《三都赋》说得一无是处。左思不甘心自己的心血遭到埋没,找到了著名文学家张华。

  张华先是逐句阅读了《三都赋》,然后细问了左思的创作动机和经过,当他再回头来体察句子中的含义和韵味时,不由得为文中的句子深深感动了。他越读越爱,到后来竟不忍释手了。他称赞道:“文章非常好!那些世俗文人只重名气不重文章,他们的话是不值一提的。皇甫谧先生很有名气,而且为人正直,让我和他一起把你的文章推荐给世人!”

  皇甫谧看过《三都赋》以后也是感慨万千,他对文章予以高度评价,并且欣然提笔为这篇文章写了序言。他还请来著作郎张载为《三都赋》中人魏都赋做注,请朱中书郎刘逵为蜀都赋和吴都赋做注。刘逵在说明中说道:“世人常常重视古代人东西,而轻视新事物、新成就,这就是《三都赋》开始不传于世人原因啊!”

  在名人作序推荐下,《三都赋》很快风靡了京都,懂得文学人人无一不对它称赞不已。甚至以前讥笑左思人陆机听说后,也细细阅读一番,他点头称是,连声说;“写得太好了,真想不到。”他断定若自己再写《三都赋》决不会超过左思,便停笔不写了。

  同是一篇文章,有人将它贬得一钱不值,有人使之名噪一时。这其中当然有鉴别力高低人区别,可是更重要人是反映了人们是否重视新生力量,能不能慧眼识英才的问题。

  现在对于《三都赋》成于何时说法很不一致,据傅璇琮考证,《三都赋》成于太康元年(280)灭吴之前。此外,今人姜亮夫认为作于291年(《陆平原年谱》),刘文忠认为作年“难以确定”。《三都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三国时期的社会生活状况,因为在此赋中,左思曾向到过蜀地的张载请教岷邛之事,又求为秘书郎,以便博览方志群书。因此,我个人认为《三都赋》成于太康元年。

影响


  西晋时,秘书郎左思广泛搜集历史资料,游历三国旧都,历经10个寒暑,在洛阳创作出雄浑精深的《三都赋》(《魏都赋》《蜀都赋》《吴都赋》),举国轰动,豪贵人家争相传抄,一时纸张供不应求,纸价为之飞涨,留下"洛阳纸贵"的千古佳话。

评价


  皇甫谧看过《三都赋》以后,予以高度评价,为这篇文章写了序言。今人傅璇琮考证,《三都赋》成于太康元年(280年)灭吴之前。姜亮夫认为《三都赋》作于291年。白居易《和酬郑侍御东阳春闷见寄》:“一缄疏入掩谷永,三都赋成排左思。”洛阳纸贵这个成语就是因为当时人们竞相抄写三都赋的内容,而造成纸张供不应求,纸价上涨的情形。陆机原本打算写《三都赋》,因为左思已经写了,就放弃这个念头。

  王鸣盛说:“左思于西晋初吴、蜀始平之后,作《三都赋》,抑吴都、蜀都而申魏都,以晋承魏统耳”。《文选·三都赋》李善注引臧荣绪《晋书》一段文字,云:“思作赋时,吴、蜀已平,见前贤之是非,故作斯赋,以辨众惑。”

赏析


  我国古代西晋时期,文坛成就最高的诗人左思,是晋朝时临淄人(今山东临淄)。他创作的《三都赋》名噪一时,至今仍被人传诵。

  然而,左思小时候智商很低,口齿迟钝,学习成绩平平常常,没有一点过人之处。他稍大之后,便志存高远,决心写一篇赞颂魏、蜀、吴三国都城的文章《三者赋》。这个消息传出之后,一片大哗,他受到了不少文人墨客的嘲弄,当时的著名文学家陆机就不怀好意地讥讽他说:“你这样一个斗大的字不识一升的老粗先生,还想作一篇《三都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等你写成了,也只配给我盖酒坛子罢了!”

  左思听了之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淡淡地一笑,可是在心里却暗暗下了决心:你说我写不成,我偏要写出来,并且写得让你们心里羡慕!左思有了这样的决心,在别人的嘲笑和讥讽里,进行了广泛的阅读,深入的调查,大量收集有关三国都城繁荣昌盛的相关资料。

  一切准备工作完成之后,他便关上房门,深居简出,专心致志地构思,创作。他简直有些痴迷入魔,在室内、院中,甚至茅厕内都放上了纸,不管在什么时间,不论走到哪里,只要想到一个好词、一个好句,便立即用笔记下来,从不放过任何一次。就这样,他向隅面壁,熬过了整整十年的酷暑严冬,不懈努力,专心著书,终于写成了轰动一时的《三都赋》。

  《三都赋》果然是绝美佳作,文笔流畅,精彩传神,让人读后叹为观止。当时京城洛阳传抄的人非常多,以至于纸价大涨。成语“洛阳纸贵”就来源于这里。过去曾讥讽、嘲弄过左思的陆机读了《三都赋》后,既愧悔万分,又赞不绝口,佩服得五体投地。

  左思在别人的冷嘲热讽中,没有低下羞涩的头,丧失自己坚强的意志,而是在逆境中奋起,“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终于不负众望,完成了自己的惊世之作,这就是对那些嘲讽者的最好反击。

  左思的成功同时还说明:兴趣出勤奋,勤奋出天才。只要发愤,只要勤奋,就能有所成就。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同学们,你们读了之后,一定感触很深,受益匪浅吧!

作品相关

《三都赋》撰年疑案新断

  谁是谁非,暂且勿论。我们先排列出尽可能多的原始材料,必要时以按语略加相关说明。

  材料一,《晋书·左思传》曰:“造《齐都赋》,一年乃成。复欲赋三都,会妹芬入宫,移家京师,乃诣著作郎张载,访岷、邛之事。遂构思十年,门庭藩溷,皆著笔纸,遇得一句,即便疏之。自以所见不博,求为秘书郎。及赋成,时人未之重。思自以其作不谢班、张,恐以人废言,安定皇甫谧有高誉,思造而示之。谧称善,为其赋序。张载为注《魏都》。刘逵注《吴》、《蜀》,而序之曰:‘观中古已来,为赋者多矣。相如《子虚》,擅名于前;……’陈留卫权又为思赋作略解,序曰:‘余观《三都》之赋,言不苟华,必经典要,品物殊类,禀之图籍,辞义瑰玮,良可贵也。有晋徵士故太子中庶子安定皇甫谧,西州之逸士,枕籍乐道,高尚其事,览斯文而慷慨,为之都序;中书著作郎安平张载、中书郎济南刘逵并以经学洽博,才章美茂,咸皆悦玩,为之训诂。其山川土域、草木鸟兽、奇怪珍异,佥皆研精所由,纷散其义矣。余嘉其文,不能默已,聊藉二子之遗忘,又为之略解。只增繁重,览者阙焉。’自是之后,盛重于时。文多不载。司空张华见而叹曰:‘班、张之流也,使读之者,尽而有余,久而更新。’于是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初,陆机入洛,欲为此赋,闻思作之,抚掌而笑,与弟云书曰:‘此间有伧父欲作《三都赋》,须其成,当以覆酒瓮耳。’ 及思赋出,机绝叹伏,以为不能加也,遂辍笔焉。”(注:《晋书·左思传》,见《二十五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6年,第2册,总第1522 页。)

  按,关于左思创作《三都赋》的情况,上引唐修《晋书》本传记载最为完整、详细。左思产生这一创作欲望的时候,正当其妹入宫。构思结撰十年,其间担任了秘书郎,访问过张载。赋成以后请皇甫谧为序。其后,张载、刘逵、卫权等分别为作注解,加之张华赞叹不已,于是都下竞相传写,洛阳一时纸贵,以至于使陆机为之绝倒。从文学史的角度看,正史人物传不惜篇幅,详叙一篇作品产生的始末,包括创作欲望、命题构思、资料准备、设计谋求创作的环境与条件、访问专家、冥思苦吟情形、赋成求序细节、学者专家的热情,以及读者的轰动效应和文坛上的巨大影响等等,如此泼墨如云地交代来龙去脉和戏剧性情节,确实不多见。然而左思荣幸非常。太康“三张二陆两潘一左”,只有左思事迹入于《晋书》之《文苑传》。

  材料二,《世说新语??文学》曰:“左太冲作《三都赋》初成,时人互有讥訾,思意不惬。后示张公。张曰:‘此二京可三,然君文未重于世,宜以经高名之士。’思乃询求于皇甫谧。谧见之嗟叹,遂为作《叙》。于是先相非贰者,莫不敛衽赞述焉。”(注:见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华书局,1983年,246-247页。)

  按,这里提到的两个人物值得注意。一是皇甫谧,一是张华。皇甫谧卒 于太康三年(282),时年六十八岁,《晋书》有传。他的著作很多,本传谓“谧所著诗、赋、诔、颂、论、难甚多”。又据吴士鉴《补晋书经籍志》卷四著录,皇甫谧撰有《南都赋注》。以此可以看出,皇甫谧也热衷于诗赋创作,尤其对“京都”题材的赋作感兴趣,那么,左思《三都赋》撰成以后向他求序,原是在情理之中的。张华(232-300)在平东吴、建殊勋以后不久,受到自以大族出身为荣的荀勖的忌恨离间。于是, “(太康)三年春正月……甲午,以尚书张华都督幽州诸军事”(注:《晋书??武帝纪》,见《二十五史》,第2册,总第1256页。)。正月甲午日即正月十八日。张华虽然功著,但当时朝中实际地位不算很高,尤其在受武帝冷落的时候。皇甫谧确实是个大名士,武帝尝借与他两车之书,而他一生却是自甘寒素,数辟不就,数征不起。如果说史载之事,即左思赋成后示之张华,而张华建议左思询求高名之士如皇甫谧者之事属实,那么在时间上看,这只能是太康三年(282)正月十八日以前的事。转

  材料三,《世说新语??文学》注引《左思别传》曰:“思字太冲,……及长,博览名文,遍阅百家。司空张华辟为祭酒,贾谧举为秘书郎。谧诛,归乡里,专思著述。齐王jiǒng@①请为记室参军,不起。时为《三都赋》未成也。后数年疾终。其《三都赋》改定,至终乃上(止)。初,作《蜀都赋》云:‘金马电发于高冈,碧鸡振翼而云披。鬼弹飞丸以léi@②@③,火井腾光以赫曦。’今无鬼弹,故其赋往往不同。思为人无吏干而有文才,又颇以椒房自矜,故齐人不重也。”《思别传》又曰:“思造张载,问岷、蜀事,交接亦疏。皇甫谧西州高士,挚仲治宿儒知名,非思伦匹。刘渊林、卫伯舆并蚤终,皆不为思《赋》序注也。凡诸注解,皆思自为,欲重其文,故假时人名姓也。”(注: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华书局,1983年,246-247页。)

  这一材料,一是涉及到《三都赋》撰成与改定,二是涉及到《三都赋》序注到底谁人所为。

  今查《文选·三都赋·蜀都赋》,其有句曰:“金马骋光而绝景,碧鸡shū@④忽而曜仪。火井沈荧于幽泉,高焰飞煽于天垂。”(注:《文选》卷四,中华书局,1977年,75页。)此四句文字与上引《左思别传》所载相较,显见有所改易。又,《太平御览》卷八百八十四引张骘《文士传》所引《蜀都赋》文字,与《左思别传》相较亦有改易。可见,《三都赋》被竞相传抄流播者非只一种版本,应有初稿、再稿、三稿等等。所谓当“齐王jiǒng@①请为记室参军”,“时为《三都赋》未成也”云云,应是从定稿的角度而言。其《三都赋》改定,至终乃止。撰成与改定,无疑是两回事,但一旦遇见死抠字眼的人,那道理未必于他能讲得通。而如果此君既死抠,又为了成见或是宿怨,那非把大家抠糊涂不行。《左思别传》之作者究竟何许人,今不可考知。其乃“不重”左思之“齐人”乎?抑亦 “《三都赋》初成,时人互有讥訾”而令“思意不惬”之人乎?未可知也。沈玉成先生尝谓此君“厚诬古人,迹近今日之所谓‘人身攻击’”(注:沈玉成:《〈张华年谱〉、〈陆平原年谱〉中的几个问题》,《文学遗产》1992年3期。)。此言得之。

  再说第二个问题。因为《三都赋》序注问题,《左思别传》中又提及张载、挚虞、卫权、刘逵诸人。

  张载前后三为著作郎,第一次在咸宁年间,第二次在太康年间,第三次在惠帝末、怀帝初。左思移居洛阳以后,一面构思《三都赋》,一面兼做秘书郎工作。此间张载因受知于傅玄,而起家佐著作郎,这就是说,咸宁以后,左思与张载已是在朝僚友。并且,左思与张载还有一共同之处,即:貌陋至丑。这在《世说新语》中有所描述。当时潘岳夏侯湛则因“美容止”被誉为“连璧”,出则同游,洛阳女子萦手于道,投以花果。而左思、张载出游,洛道老妪唾之,顽童掷之。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左思与张载的共同语当更多一些。再一点,张载之父张牧在太康时期及以前,在蜀中任职十数年,为蜀郡太守、益州刺史、西夷校尉等职,关于张载 “随父入蜀”,“随父在蜀”,“至蜀省父”,累见述于史传。所以张载旅蜀经历非止一次,其较早“随父入蜀”,“随父在蜀”大约在咸宁后与太康初之前,甚至有比这个时间更早的可能。这就是说,太康三年以前,左思完全可以访岷、邛之事于张载。左思自泰始八年(272)移居京都,到永兴元年(304)举家适冀州,久居洛阳长达三十余年。惠帝永熙元年(290),陇西王司马泰代石鉴为司空,左思为司空祭酒。张载太康中第二次为著作郎后,此时为太子中舍人,不久,迁乐安相、弘农太守。那么,太康初左思赋成之后,至张载出任地方之前,大约十年的时间里,张载为同僚两度的老朋友注《三都赋》,尤其为注其中之《蜀都赋》,那简直再合情合理不过了。《左思别传》作者谓张载与左思“交接亦疏”,所言已完全失实。

  挚虞是皇甫谧门生之一,在他今存作品中,赋这一体裁占了绝大多数。他对文章体裁进行过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工作,不仅编有《文章流别集》,且著有《文章流别论》。据《左思别传》作者语气来逆向推测,挚虞亦曾序注左思《三都赋》,只是其赋注今已不存。显然,序注大赋,属皇甫门派之学。挚虞研究文章流别,是对其门派之学的合于逻辑的发展与发扬光大。

  刘逵字渊林,济南人,元康中为尚书郎。永康年赵王伦执政期间,刘逵先后任黄门侍郎、侍中等职,但他对司马伦的态度,大约也像陆机等人一样,阳奉阴违。据《晋书??赵王伦传》:“或谓(孙)秀曰:‘散骑常侍杨准、黄门侍郎刘逵欲奉梁王肜以诛伦。’会有星变,乃徙肜为丞相,居司徒府,转准、逵为外官。”又据《晋书·傅祗传》:“及(赵王)伦败,齐王jiǒng@①收侍中刘逵、常侍驺捷、杜育、黄门郎陆机、右丞周导、王尊等付廷尉。”从后来处理结果看,刘逵也没有参与赵王伦篡位禅文的撰制。依刘逵仕履推测,至少在元康年间他与左思是同僚关系。卫权《三都赋略解序》曰:“中书著作郎安平张载、中书郎济南刘逵,并以经学洽博,才章美茂,咸皆悦玩,为之训诂。”张载再任著作郎与刘逵为中书郎,或许同时,皆在太康中,故相与为左思《三都赋》作注。

  卫权,字伯舆,陈留襄邑人,魏司徒卫臻之孙、晋武帝卫贵妃兄之子,曾任怀县令。元康初,汝南王亮辅政时,卫权被擢为尚书郎,而此时左思被陇西王泰辟为祭酒。即此可以看出,卫权与左思,既同为皇家外戚,又同在朝堂互为僚友,那么,卫权注解左思《三都赋》显然也在情理之中。据《三国志??魏书??卫臻传》裴松之注语:“(卫)权作左思《吴都赋》叙及注。叙粗有文辞,至于为注,了无所发明,直为尘秽纸墨,不合传写也。”无论《叙》文辞如何,也无论《注》有否发明,总之,卫权撰有《三都赋略解序》,此为事实,此为《左思别传》的又一个有力反证。根据卫权《三都赋略解序》所述内容以及卫权和左思的仕历,又可以看出,先有皇甫序,继有张载与刘逵注,而后有卫权略解及序。卫权《三都赋略解序》极有可能撰于元康初年其与左思为僚友之时。

  由以上辨析已不难看出,《左思别传》在叙事论人方面大有问题,绝非信史。所以严可均指出:“别传失实,《晋书》所弃……今皇甫序、刘注在《文选》,刘序、卫序在《晋书》,皆非苟作……《别传》道听途说,无足为凭。《晋书》汇十八家旧书,兼取小说,独弃《别传》不采,斯史识也。”(注:《全晋文》卷一百四十六《左思别传》严可均注评,见《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中华书局,1958年,第3册,2302页。)

  材料四,王隐《晋书》曰:“左思专思《三都赋》,杜绝人流之事。自以所见不博,求为秘书郎。”(注:《初学记》卷十二,《太平御览》卷二百三十三引,见《九家旧晋书辑本》,中州古籍出版社,1991年,280页。)

  按,《唐六典》十引《晋书》曰:“左太冲为《三都赋》,自以所见不博,求为秘书郎中。”此《晋书》是臧荣绪《晋书》呢,还是别一《晋书》呢?不得而知。不过,“秘书郎”也好,“秘书郎中”也好,尽管说法有些差异,但左思构思与撰作《三都赋》期间,曾申请任职于皇家图书馆,此亦为史实。并且,从臧荣绪《晋书》有关记载看,左思当时心想事成,实现了这一愿望。

  材料五,王隐《晋书》曰:“左思少好经术,尝习钟、胡书不成。学琴又不成。貌丑口呐,甚有大才。博览诸经,遍通子史。于时天下三分,各相夸竞。当思之时,吴国为晋所平,思乃赋此《三都》,以极眩曜。其蜀事访于张载,吴事访于陆机,后乃成之。”(注:《文选集注》卷八引,转见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华书局,1983年,248页。)

  按,这里所叙内容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晋灭吴之时,《三都赋》尚未撰成。其二,左思访吴事于陆机,时间应是太康元年、二年陆机被俘在洛之际。“后乃成之”,这是最有说服力的关键一句,万万不可忽略。正由于左思初访吴事于陆机时,《三都赋》尚未撰成,陆机在《与弟云书》中才有“伧父”之讥,谓待其成以覆酒瓮。当然,左思后来修改《三都赋》的长期过程中,仍然存在再访吴事于陆机的许多机会。

  材料六,臧荣绪《晋书》曰:“(左思)少博览文史,欲作《三都赋》。乃诣著作郎张载,访岷邛之事,遂构思十稔。门庭藩溷,皆著纸笔,遇得一句,即疏之。征为秘书。赋成,张华见而咨嗟。都邑豪贵,竞相传写。”(注:《文选》卷四《三都赋序》李善注引,中华书局,1977年,74页。)

  按,臧荣绪所叙有一点须注意,即左思“构思十稔”期间被“征为秘书”,事在“赋成”之前。

  材料七,臧荣绪《晋书》曰:“张华见而咨嗟,深赞之,兼作序。都邑豪贵,竞相传写,都下纸贵。”(注:《北堂书钞??赋》引,见《九家旧晋书辑本》,中州古籍出版社,1991年,144页。)

  按,张华为《三都赋》作序的确切时间,依“见而咨嗟,深赞之,兼作序”这样的辞句语气推敲,当是在赋成之初。张华既赞之,又序之,复建议左思“询求”“高名之士”如皇甫谧者。

  材料八,《文选·三都赋序》李善注曰:“《三都赋》成,张载为注《魏都》,刘逵为注《吴》、《蜀》,自是之后,渐行于俗也。”(注:《文选》卷四《三都赋序》李善注引,中华书局,1977年,74页。)

  按,关于张载、刘逵各自所注到底为《三都赋》中的哪一部分,又有不同说法,《文选集注》卷八陆善经注曰:“臧荣绪《晋书》云:‘刘逵注《吴》、《蜀》,张载注《魏都》。’綦毋邃序注本及集题云:‘张载注《蜀都》,刘逵注《吴》、《魏》。’今虽列其异同,且依臧为定。”(注:转见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华书局,1983年,249页。)陆善经“依臧为定”,其实不妥。张载入蜀多次,左思亦访张载以蜀事,当以“张载注《蜀都》,刘逵注《吴》、《魏》”为是。

  以上我们胪列并梳理了对《三都赋》疑案有关的各种重要史料。对于史料文献中提到的“事实”,我们的原则是,无反证便信其“有”,存在反证方证其“无”,疑似之间则存疑。通过去伪存真,我们将一步步获得更加可信的结论。

  从逻辑学的角度说,完全对立的两项不能同时为“真”,亦不能同时为“假”。一个为“真”,另一个必“假”。反之亦然。《左思别传》谓永宁 (301-302)年间“齐王jiǒng@①请(左思)为记室参军,不起,时为《三都赋》未成也”。然而,上述大量文献史料一再表明了张华对《三都赋》的赞赏。假如齐王jiǒng@①执政时左思此赋犹未成,那么一、两年之前,即永康元年(300),张华已经被杀,他对《三都赋》的咨嗟赞叹又如何能成为可能呢?毫无疑问,《左思别传》的说法严重违背了史实。《左思别传》所言有“假”。既然如此,陆侃如先生所藉为推论前提的《左思别传》已“无足为凭”,因此,谓《三都赋》成于太安二年(303)之说,事实上不能成立。

  在用作逻辑推理的关系项中,有所谓的“与”的关系、“非”的关系、“或”的关系,等等。上述之例便属于“非”的关系。《三都赋》之序注,到底是自为,还是他为,此乃相反的一对命题,非此即被,不可能同“真”,亦不可能同“假”。其实,并非所有的考据推论都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我们还往往会碰到“或此或彼”的关系。史载左思结撰《三都赋》期间尝为秘书郎,所以,确认左思担任秘书郎之时间,对于判断《三都赋》之作年,关系特别重要。现在我们已经看到,有“此”材料表明,元康年间左思被贾谧举为秘书郎;但又有“彼”材料表明,自泰始八年构思《三都赋》的十年期间,左思亦曾担任秘书郎。所以,牟世金和徐传武先生谓“(公元)295年左右”左思于秘书郎任上作成《三都赋》,此一结论实际上为或然性结论,而非必然性结论。

  史传记载,太康(280-289)末,陆机、陆云“并入洛”,既如此,陆机《与弟云书》中不得谓“此间有伧父欲作《三都赋》,须其成,当以覆酒瓮耳”。而更重要的是,关于皇甫谧作《三都赋序》一事无从否定。故姜亮夫先生认为《三都赋》成于元康元年(291)或稍后之说,不能成立。

  史载陆机入洛以后左思《三都赋》犹未成,陆机初入洛在太康元年吴灭之后,则左思此赋不得成于吴灭之前。且又有关于“成于吴灭前说”之反证二:一,王隐《晋书》曰:“当思之时,吴国为晋所平,思乃赋此《三都》,以极炫耀。”(注:《文选集注》卷八引,转见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华书局,1983 年,248页。)二,《文选》注云:“思作赋时,吴蜀已平。”(注:《文选》卷四李善注,中华书局,1977年,上册,74页。)由此可见,傅璇琮先生谓《三都赋》作于吴灭前之说,不能成立。

  那么,左思《三都赋》究竟撰成于何年呢?太康三年皇甫谧去世之前,左思撰成《三都赋》并向皇甫谧求序之事,能否得到确认呢?经过去伪存真,我们看到,可藉以确证左思《三都赋》撰成于皇甫谧卒之前的下列条件同时存在:一,左思访张载以蜀事;二,左思被征为秘书郎;三,吴、蜀已灭;四,张华在洛;五,皇甫谧在世;六,太康元年(280)陆机入洛,太康二年(281)陆机归吴;七,泰始八年(272)至太康三年 (282),正所谓“构思十稔”。由此可见,左思《三都赋》作成于太康二年春季陆机自洛归吴以后、太康三年正月张华出洛都镇幽州之前。而最为肯定的时间应在太康二年(281),从泰始八年(272)至此恰好十年。

  字库未存字注释:

    @①原字同去一加八

    @②原字石加雷

    @③原字石加激去氵

    @④原字修去彡加黑

华夏第一炒作《三都赋》

  说起左思,许多人就想到他的《三都赋》及“洛阳纸贵”这个成语。

  左思长得奇丑,个子又矮,又口吃,从小就“傻兮兮”的,读书不成,学琴不行。连他的父亲都瞧他不起,说:“这小子真笨,比我年青时差多了。”所以,左思小时候吃尽了白眼,自尊心也受到很大的伤害。这就促使他发奋图强,拼命读书,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收集大量的历史、地理、物产、风俗等方面的资料。一开始,他花了一年多时间,写了《齐都赋》,虽然没有引起文坛反响,却也改变了身边人的对他的看法。从此以后,左思暗暗发誓,一定要写出比班固、张衡还要好的赋来,这就是十年磨一剑而完成的《三都赋》,近万字,其中《魏都赋》4100多字,《吴都赋》3700多字,《蜀都赋》2100多字。

  这个数字让我对“洛阳纸贵”产生了怀疑。于是,我翻阅了一些史料,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我可以简单地用一句话概括:这是中国最早的文人炒作!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左思发奋图强,花了十年时间写出了《三都赋》,他觉得自己人微言轻,再好的书也没人瞧得上眼。特别是在他写《三都赋》时,许多人讽刺、笑话他,如陆机就公开扬言:“北方这儿有个粗货,竟想写什么《三都赋》。等他写完了,好拿来盖我的酱坛子。”

  左思受不了这窝囊气,想方设法巴结权贵。他的妹妹左棻在宫中,虽然长得丑,但以才德受到礼重。通过这层关系,左思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在写《三都赋》时,他托关系要了一个小官职:秘书郎,这样他就可以很方便地阅读朝廷秘府所收藏的典籍了。据说,左思家中的墙缝里都塞满了纸和笔,每每想到一句好词儿,或者获得一条好信息,他就随手记录下来。这个“笨鸟儿”就使出这种笨鸟先飞的勤奋劲头,写出了洛阳纸贵的《三都赋》。

  他找到当时的皇甫谧给《三都赋》作序,请张载、刘逵作注。和我们今天的出书一样,请名人作序,请评论家评论,请媒体宣传。大臣张华(写过《博物志》)见许多官员说好,也就连声附和,说“好得很”。豪门弟子本来就有赶时髦的德性,一路追捧,闹得洛阳城里到处传说左思的《三都赋》。左思一夜成名,那些富家子弟又请来许多抄书匠,出高薪抄写《三都赋》。那个时代,纸张本来就稀少,《三都赋》又那么长,被这么一炒作,难免“洛阳纸贵”了。洛阳纸价竟然由原来一刀一千文涨到两千、三千…… 后来居然再多的钱也买不着了——没货!

  虽然《三都赋》内容充实,一派写实作风,但与其它赋相比,实在太缺乏文学想象力了。据读过人说,无法超越班固的《两都赋》和张衡的《二京赋》。后人阅读《三都赋》的人很少,只留下一个成语“洛阳纸贵”,还得感谢《晋书》的作者(房玄龄等21人)。

三都赋与洛阳纸贵现象

  晋代文学家左思,小时候是个非常顽皮、不爱读书的孩子。父亲经常为这事发脾气,可是小左思仍然 淘气得很,不肯好好学习。 有一天,左思的父亲与朋友们聊 天,朋友们羡慕他有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左思的父亲叹口气 说:“快别提他了,小儿左思的学习,还不如我小时候,看来 没有多大的出息了。”说着,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这一切 都被小左思看到听到了,他非常难过,觉得自己不好好念书确 实很没出息。于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刻苦学习。 日复 一日,年复一年,左思渐渐长大了,由于他坚持不懈地发奋读书,终于成为一位学识渊博的人,文章也写 得非常好。他用一年的时间写成了《齐都赋》,显示出他在文学方面的才华,为他成为杰出的文学家奠定 了基础。这以后他又计划以三国时魏、蜀、吴首都的风土、人情、物产为内容,撰写《三都赋》。为了在 内容、结构、语言诸方面都达到一定水平,他潜心研究,精心撰写,废寝忘食,用了整整十年,文学巨 著《三都赋》终于写成了。 《三都赋》受到大家的好评,人们把它和汉代文学杰作《两都赋》相比。由于 当时还没有发明印刷术,喜爱《三都赋》的人只能争相抄阅,因为抄写的人太多,京城洛阳的纸张供不应 求,一时间全城纸价大幅度上升。

  故事出自《晋书·文苑·左思传》。成语“洛阳纸贵”,称颂杰出的作品风行一进。

词条分类[我来完善]

  • 按学科分类: 魏晋南北朝文献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
  • 注释信息[我来完善]

    扩展阅读[我来完善]

  • 1.中国论文下载中心:http://www.studa.net/
  • 2.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大华网:http://www.dahuawang.com/
  • 5
    1
    申明:1.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于归
  •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更多评论
  •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