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乐虎国际app官网 新概念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8534 次 历史版本 11个 创建者:碧海蓝天 (2010/12/26 13:39:20)  最新编辑:碧海蓝天 (2010/12/26 14:28:36)
諸葛瑾
目錄[ 隱藏 ]
 
諸葛瑾
諸葛瑾
 
   諸葛瑾(174-241)字子瑜,漢族,琅邪陽都(今山東沂南)人。三國時期吳國大臣,諸葛亮之兄,諸葛恪之父。經魯肅推薦,爲東吳效力。胸懷寬廣,溫厚誠信,得到孫權的深深信賴,努力緩和蜀漢與東吳的關係。建安二十五年(220年)呂蒙病逝,諸葛瑾代呂蒙領南郡太守,駐守公安。孫權稱帝後,諸葛瑾官至大將軍,領豫州牧。
  

基本資料


  容貌 面長似驢           
諸葛瑾像
諸葛瑾像


  官至 大將軍

  父親 諸葛珪

  叔父 諸葛玄

  兄弟 諸葛亮 諸葛均

  兒子 諸葛恪 諸葛喬(過繼給諸葛亮) 諸葛融

  曾效力過的勢力 東吳
  

歷史年表


  [200年] 諸葛瑾漢末避亂江東。孫權的姊婿曲阿弘咨遇見諸葛瑾,對其才華感到驚奇,向孫權推薦,與魯肅等一起爲賓待,後爲孫權長史,轉中司馬。

  [215年] 孫權遣諸葛瑾使蜀通好劉備,與其弟諸葛亮在公館見面,沒談私事。
諸葛瑾
諸葛瑾


  [219年] 跟從呂蒙討關羽,封宣城侯,以綏南將軍代呂蒙領南郡太守,駐守公安。

  [222年] 劉備東伐吳,吳王求和,諸葛瑾給劉備做書曰:“陛下老遠來至白帝,就是因爲吳王侵取荆州,危害關羽,怨深禍大。不肯講和,此小人之心。試爲陛下論其輕重,及其大小。陛下若抑威損忿,計可立決,不複咨之於諸將也。陛下以關羽之親何如先帝?荆州大小孰與海内?俱應仇疾,誰當先後?若審此數,易於反掌。”時或言瑾别遣親人與備相聞,權曰:“孤與子瑜有死生不易之誓,子瑜之不負孤,猶孤之不負子瑜也。”

  同年 升左將軍,督公安,假節,封宛陵侯。曹真、夏侯尚等圍朱然於江陵,諸葛瑾以大兵爲之救援。瑾性緩,推道理,無破敵之術,兵久不解。轉年春天,河水化開,潘璋等作水城於上流,瑾進攻浮橋,真等退走。雖無大功,也用保全師顺利入境爲功。 同年 孫權稱王,封諸葛瑾爲大將軍、左都護,領豫州牧。

  [241年] 諸葛瑾去世,享年68歲,死前囑咐買棺服,辦喪事要簡約。
  

諸葛瑾墓


 
諸葛瑾墓
諸葛瑾墓

  諸葛瑾墓在常州市郊北港鄉連江橋下塘。諸葛瑾(174-241),字子瑜,三國時諸葛亮之兄,佐吳孫權多年,拜爲大將軍,領豫州牧。墓爲土墩,占地約五畝。高4-5米,墓前原分左右兩墩,一爲印墩,一爲劍墩,清道光年間,曾在墩下鋤得篆文"諸葛子瑜之墓"小玉碑,出土漢代玉鎖、玉豬及銅鏡、陶瓷器皿等。今墓已不存,土地爲北港磚瓦廠使用。
 
 

史籍記載


  《三國志·吳書·諸葛瑾傳》

  諸葛瑾字子瑜,琅邪陽都人也。①漢末避亂江東。值孫策卒,孫權姊婿曲阿弘咨見而異之,薦之於權,與魯肅等並見賓待,後爲權長史,轉中司馬。建安二十年,權遣瑾使蜀通好劉備,與其弟亮俱公會相見,退無私面。

  ①《吳書》曰:其先葛氏,本琅邪諸縣人,後徙陽都。陽都先有姓葛者,時人謂之諸葛,因以爲氏。瑾少游京師,治《毛詩》、《尚書》、《左氏春秋》。遭母憂,居喪至孝,事繼母恭謹,甚得人子之道。

  《風俗通》曰:葛嬰爲陳涉將軍,有功而誅,孝文帝追錄,封其孫諸縣侯,因並氏焉。此與《吳書》所說不同。

  與權談說諫喻,未嚐切愕,微見風彩,粗陳指歸,如有未合,則舍而及他,徐複托事造端,以物類相求,於是權意往往而釋。吳郡太守朱治,權擧將也,權曾有以望之,而素加敬,難自詰讓,忿忿不解。瑾揣知其故,而不敢顯陳,乃乞以意私自問,遂於權前爲書,泛論物理,因以己心遙往忖度之。畢,以呈權,權喜,笑曰:“孤意解矣。顏氏之德,使人加親,豈謂此邪?”權又怪校尉殷模,罪至不測。群下多爲之言,權怒益甚,與相反覆,惟瑾默然,權曰:“子瑜何獨不言?”瑾避席曰:“瑾與殷模等遭本州傾覆,生類殄盡。棄墳墓,擕老弱,披草萊,歸聖化,在流隸之中,蒙生成之福,不能躬相督厲,陳答萬一,至令模孤負恩惠,自陷罪戾。臣謝過不暇,誠不敢有言。”權聞之愴然,乃曰:“特爲君赦之。”

  後從討關羽,封宣城侯,以綏南將軍代呂蒙領南郡太守,住公安。劉備東伐吳,吳王求和,瑾與備箋曰:“奄聞旗鼓來至白帝,或恐議臣以吳王侵取此州,危害關羽,怨深禍大,不宜答和,此用心於小,未留意於大者也。試爲陛下論其輕重,及其大小。陛下若抑威損忿,蹔省瑾言者,計可立決,不複咨之於群後也。陛下以關羽之親何如先帝?荆州大小孰與海内?俱應仇疾,誰當先後?若審此數,易於反掌。”①時或言瑾别遣親人與備相聞,權曰:“孤與子瑜有死生不易之誓,子瑜之不負孤,猶孤之不負子瑜也。”②黄武元年,遷左將軍,督公安,假節,封宛陵侯。③

  ①臣松之雲:以爲劉後以庸蜀爲關河,荆楚爲維翰,關羽颺兵沔、漢,志陵上國,雖匡主定霸,功未可必,要爲威聲遠震,有其經略。孫權潛包禍心,助魏除害,是爲翦宗子勤王之師,行曹公移都之計,拯漢之規,於茲而止。義旗所指,宜其在孫氏矣。瑾以大義責備,答之何患無辭;且備、羽相與,有若四體,股肱横虧,憤痛已深,豈此奢闊之書所能回駐哉!載之於篇,實爲辭章之費。

  ②《江表傳》曰:瑾之在南郡,人有密讒瑾者。此語頗流聞於外,陸遜表保明瑾無此,宜以散其意。權報曰:“子瑜與孤從事積年,恩如骨肉,深相明究,其爲人非道不行,非義不言。玄德昔遣孔明至吳,孤嚐語子瑜曰:‘卿與孔明同產,且弟隨兄,於義爲顺,何以不留孔明?孔明若留從卿者,孤當以書解玄德,意自隨人耳。’子瑜答孤言:‘弟亮以失身於人,委質定分,義無二心。弟之不留,猶瑾之不往也。’其言足貫神明。今豈當有此乎?孤前得妄語文疏,即封示子瑜,並手筆與子瑜,即得其報,論天下君臣大節,一定之分。孤與子瑜,可謂神交,非外言所閑也。知卿意至,輒封來表,以示子瑜,使知卿意。”

  ③《吳錄》曰:曹真、夏侯尚等圍朱然於江陵,又分據中州,瑾以大兵爲之救援。瑾性弘緩,推道理,任計畫,無應卒倚伏之術,兵久不解,權以此望之。及春水生,潘璋等作水城於上流,瑾進攻浮橋,真等退走。雖無大勳,亦以全師保境爲功。

  虞翻以狂直流徙,惟瑾屢爲之說。翻與所親書曰:“諸葛敦仁,則天活物,比蒙清論,有以保分。惡積罪深,見忌殷重,雖有祁老之救,德無羊舌,解釋難冀也。”

  瑾爲人有容貌思度,於時服其弘雅。權亦重之,大事咨訪。又别咨瑾曰:“近得伯言表,以爲曹丕已死,毒亂之民,當望旌瓦解,而更靜然。聞皆選用忠良,寬刑罰,布恩惠,薄賦省役,以悦民心,其患更深於操時。孤以爲不然。操之所行,其惟殺伐小爲過差,及離閑人骨肉,以爲酷耳。至於禦將,自古少有。丕之於操,萬不及也。今睿之不如丕,猶丕不如操也。其所以務崇小惠,必以其父新死,自度衰微,恐困苦之民一朝崩沮,故強屈曲以求民心,欲以自安住耳,寧是興隆之漸邪!聞任陳長文、曹子丹輩,或文人諸生,或宗室戚臣,寧能禦雄才虎將以制天下乎?夫威柄不專,則其事乖錯,如昔張耳、陳餘,非不敦睦,至於秉勢,自還相贼,乃事理使然也。又長文之徒,昔所以能守善者,以操笮其頭,畏操威嚴,故竭心盡意,不敢爲非耳。逮丕繼業,年已長大,承操之後,以恩情加之,用能感義。今睿幼弱,隨人東西,此曹等輩,必當因此弄巧行態,阿黨比周,各助所附。如此之日,奸讒並起,更相陷懟,轉成嫌貳。一爾已往,群下爭利,主幼不禦,其爲敗也焉得久乎?所以知其然者,自古至今,安有四五人把持刑柄,而不離刺轉相蹄齧者也!強當陵弱,弱當求援,此亂亡之道也。子瑜,卿但側耳聽之,伯言常長於計校,恐此一事小短也。”①

  ①臣松之以爲魏明帝一時明主,政自己出,孫權此論,竟爲無征,而史載之者,將以主幼國疑,威柄不一,亂亡之形,有如權言,宜其存錄以爲鑒戒。或當以雖失之於明帝,而事着於齊王,齊王之世,可不謂驗乎!不敢顯斥,抑足表之微辭。

  權稱尊號,拜大將軍、左都護,領豫州牧。及呂壹誅,權又有詔切磋瑾等,語在《權傳》。瑾輒因事以答,辭顺理正。瑾子恪,名盛當世,權深器異之;然瑾常嫌之,謂非保家之子,每以憂戚。①赤烏四年,年六十八卒,遺命令素棺斂以時服,事從省約。恪已自封侯,故弟融襲爵,攝兵業駐公安,②部曲吏士親附之。疆外無事,秋冬則射獵講武,春夏則延賓高會,休吏假卒,或不遠千里而造焉。每會輒曆問賓客,各言其能,乃合榻促席,量敵選對,或有博弈,或有摴蒱,投壺弓彈,部别類分,於是甘果繼進,清酒徐行,融周流觀覽,終日不倦。融父兄質素,雖在軍旅,身無采飾;而融錦罽文繡,獨爲奢綺。孫權薨,徙奮威將軍。後恪征淮南,假融節,令引軍入沔,以擊西兵。恪既誅,遣無難督施寬就將軍施績、孫壹、全熙等取融。融卒聞兵士至,惶懼猶豫,不能決計,兵到圍城,飲藥而死,三子皆伏誅。③

  ①《吳書》曰:初,瑾爲大將軍,而弟亮爲蜀丞相,二子恪、融皆典戎馬,督領將帥,族弟誕又顯名於魏,一門三方爲冠蓋,天下榮之。謹才略雖不及弟,而德行尤純。妻死不改娶,有所愛妾,生子不擧,其篤慎皆如此。

  ②《吳書》曰:融字叔長,生於寵貴,少而驕樂,學爲章句,博而不精,性寬容,多技藝,數以巾褐奉朝請,後拜騎都尉。赤烏中,諸郡出部伍,新都都尉陳表、吳郡都尉顧承各率所領人會佃毗陵,男女各數萬口。表病死,權以融代表,後代父瑾領攝。

  ③《江表傳》曰:先是,公安有靈鼉鳴,童謠曰:“白鼉鳴,龜背平,南郡城中可長生,守死不去義無成。”及恪被誅,融果刮金印龜,服之而死。
  

歷史評價

  綜述
  早期的袁氏家族雖盛極一時,但最終灰飛湮滅,隨之而來的是以中原曹氏、江東孫氏爲代表的寒族勢力的崛起,並且得以三分天下。同時,隨着政權的更替,一些新興的家族也隨之發展壯大,成爲三國中的一些主要勢力。而這其中最爲著名的大概要算是琅琊諸葛氏了。三國時人韋昭就在其《吳書》一書中指出:瑾爲大將軍,而弟亮爲蜀丞相,二子恪、融皆典戎馬,督領將帥,族弟誕又顯名於魏,一門三方爲冠蓋,天下榮之。

  性格

  諸葛瑾(公元174-241年),字子瑜,琅琊陽都(今山東沂南)人,“漢司隸校尉諸葛豐後也。父珪,字君貢,漢末爲太山郡丞(見《三國志·諸葛亮傳》)”。雖說也算得上是名門望族出身,但到了諸葛瑾父親諸葛珪這一代已經是明顯沒落了。盡管如此,諸葛瑾還是演習了後漢時期很多年輕學子的傳統,“少游京師,治《毛詩》、《尚書》、《左氏春秋》”。約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母親章氏去世,諸葛瑾“居喪至孝”,並且“事繼母恭謹,甚得人子之道”(以上兩處均見《三國志·諸葛瑾傳》注引《吳書》)。但不久諸葛瑾的父親諸葛珪也病故,一家人頓時失去了依靠。不得已,諸葛瑾一家隻好投奔叔父諸葛玄。興平二年(公元195年),諸葛玄被任命爲豫章太守,諸葛亮及弟弟一起隨同叔父前往,而諸葛瑾卻沒有隨行。現代的一些專家、學者大概有兩種說法:其一認爲:這時的諸葛瑾同繼母一起去了江東避難。這種觀點目前在史學界比較普遍。持這種觀點的學者認爲:諸葛瑾離開的時間在興平元年(公元194年)--興平二年(公元195年)。持這種觀點的有田餘慶的《秦漢魏晉史探微》、王永平的《孫吳政治與文化史論》、陳文德的《諸葛亮大傳》等。

  還有一種觀點認爲:這時的諸葛瑾同繼母一起留在家鄉琅邪,直到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才避禍江東並得到孫權賞識,成爲孫吳集團的一員。餘明俠的《諸葛亮評傳》、袁仲仁《諸葛亮文選譯》、黎東方《細說三國》等。 從《三國志·諸葛瑾傳》中就可以找到一個答案: (孫)權又怪校尉殷模,罪至不測。群下多爲之言,權怒益甚,與相反複,惟瑾默然,權曰:“子瑜何獨不言?”瑾避席曰:“瑾與殷模等遭本州傾覆,生類殄盡。棄墳墓,擕老弱,披草萊,歸聖化,在流隸之中,蒙生成之福,不能躬相督厲,陳答萬一,至令模孤負恩惠,自陷罪戾。臣謝過不暇,誠不敢有言。” 從這一段對話中我們可以發現,諸葛瑾離開琅琊之時,當地的形勢是“本州傾覆,生類殄盡”。 琅琊隸屬徐州,這種情況在曹操兩次東征陶謙時最爲明顯。《三國志·陶謙傳》中提到:“興平元年,(曹操)複東征,略定琅邪、東海諸縣。”《後漢書·陶謙傳》中更是指出:“凡殺男女數十萬人,雞犬無餘,泗水爲之不流,自是五縣城保,無複行蹟”,當時整個徐州是曹、陶爭奪的戰場,而且戰事已經波及到諸葛一家的故鄉---琅琊;而到了建安五年,初了曹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敗劉備之外,並無什麼大仗發生,而且也沒有出現諸葛瑾所描述的“本州傾覆,生類殄盡”的慘狀(關於這兩個時期徐州的情況,拙作《煮酒品三國》一書中有相關介紹,有興趣請參閱)。因此,可以肯定地說:第一種說法是正確的,而第二種說法的錯誤是非常明顯的。諸葛瑾到達江東的生活,史料中沒有記載,但從諸葛瑾自己所說的“在流隸之中,蒙生成之福”等情況看,似乎是比較清苦的。王永平在其《孫吳政治與文化史論》一書中說:孫權“聞之愴然”,表示“特爲君赦之”。由此可見瑾早年渡江後的艱苦境況。可見直到孫權執政之前,諸葛瑾沒有得到江東地方官員的任用,以致他在生活上十分困難。王永平在此段論述中還特别進行了一個補充,來證明自己的觀點:關於諸葛瑾的實際生活狀況沒有具體記載,但參考其友人淮陰步騭、廣陵衛旌初至江東,依附會稽豪傑焦征羌,“求食其地”,屢遭羞辱的情況,不難想象諸葛瑾的生活狀況(《三國志》卷五二《吳書·步騭傳》)。至於這種觀點,筆者認爲略顯牽強。理由見《三國志·張昭傳子承附傳》:(張)承字仲嗣,少以才學知名,與諸葛瑾、步騭、嚴畯相友善。張昭是孫策的首席謀臣,諸葛瑾與其子關係不錯,即使是生活困難,理所當然會得到資助。而且,盡管步騭和衛旌屢遭羞辱,也未必同諸葛瑾有關,這兩者之中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不過,不管諸葛瑾的生活狀況如何,沒有得到孫策的任用,生活沒有着落,對於還要帶上一個繼母的諸葛瑾來說,肯定是不如意的。更何況當時的諸葛瑾已經是“並著聲名,爲當時英俊”(見《三國志·步騭傳》注引《吳書》),兩個字概括諸葛瑾此時的心情:鬱悶!這種狀況直到孫策死後才得以改觀。建安五年(公元200年),由於孫權姊婿弘咨的推薦,諸葛瑾才正式成爲孫權帳下的一員,從而邁上仕途。

  能力

  從他所曆任的職位上看,似乎有點文武全才的味道,比弟弟諸葛亮還要強。文職方面,諸葛瑾擔任過長史、地方太守,武職則有中司馬、綏南將軍、左將軍、大將軍等等。從官職來分析,似乎諸葛瑾還是個大將之才。我們先來看看諸葛瑾都參與過的一些戰役: 《三國志·諸葛瑾傳》:“(公元219年)從討關羽,封宣城侯,以綏南將軍代呂蒙領南郡太守,住公安。” 《三國志·夏侯尚傳》:“黄初三年(公元222年),車駕幸宛,使尚率諸軍與曹真共圍江陵。權將諸葛瑾與尚軍對江,瑾渡入江中渚,而分水軍於江中。尚夜多持油船,將步騎萬馀人,於下流潛渡,攻瑾諸軍,夾江燒其舟船,水陸並攻,破之。” 《三國志·明帝紀》:“(公元227年)辛巳,立皇子冏爲清河王。吳將諸葛瑾、張霸等寇襄陽,撫軍大將軍司馬宣王討破之,斬霸,征東大將軍曹休又破其别將於尋陽。”

  《三國志·吳主傳》:“(公元234年)夏五月,權遣陸遜、諸葛瑾等屯江夏、沔口,孫韶、張承等向廣陵、淮陽,權率大眾圍合肥新城。是時蜀相諸葛亮出武功,權謂魏明帝不能遠出,而帝遣兵助司馬宣王拒亮,自率水軍東征。未至壽春,權退還,孫韶亦罷。《晉書·帝紀第一》:“二年(公元241年)夏五月,吳將全琮寇芍陂,朱然、孫倫圍樊城,諸葛瑾、步騭掠柤中,帝請自討之。……六月,(司馬懿)乃督諸軍南征,車駕送出津陽門。帝以南方暑濕,不宜持久,使輕騎挑之,然不敢動。於是休戰士,簡精銳,募先登,申號令,示必攻之勢。吳軍夜遁走,追至三州口,斬穫萬餘人,收其舟船軍資而還。” 通過這幾段史料可以發現:諸葛瑾的後半生似乎在軍事方面涉足較多。不過,通過對史料的分析得知,雖然諸葛瑾打過的仗的確是不少,但是在軍事方面的能力其實是不怎麼樣的,雖然說不上是個常敗將軍,但屬於軍事能力低下。正如《三國志·諸葛瑾傳》注引《吳錄》中所說的那樣:“瑾性弘緩,推道理,任計畫,無應卒倚伏之術”,軍事非其強項。既然諸葛瑾在軍事上沒有什麼建樹,那麼在文職方面的才能如何呢? 史料上沒有這方面的蛛絲馬蹟,倒是在一段時間内,諸葛瑾似乎充當了一個孫吳的蜀漢事物專員,處理過孫吳集團與劉備集團的相互關係。《三國志·吳主傳》: “(公元214年)是歲劉備定蜀。權以備已得益州,令諸葛瑾從求荆州諸郡。備不許,……會曹公入漢中,備懼失益州,使使求和。權令諸葛瑾報,更尋盟好,遂分荆州長沙、江夏、桂陽以東屬權,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屬備。”這一個時期正是孫、劉圍繞荆州展開爭奪的複雜時期,諸葛瑾最多不過是個信使,傳遞兩方的消息,作用自然也有限。筆者淺見:這僅僅是由於他有個諸葛亮的弟弟,要不然也許還輪不到他出馬呢。從以上的兩方面的資料看,諸葛瑾的個人能力一般。田餘慶先生曾經在《秦漢魏晉史探微》一書中指出:孫權爲了完成政權的江東化,改變淮泗人入侵者的形象,經過了三個年代交錯的三個階段:一,群吏爪牙兼用江東人,在建安末年以前;二,顧、陸先後成爲當軸主政人物,在建安末年至黄武年間;三,全面的江東化,在黄武年間及以後。在這一場長達幾十年的江東化過程中,象張昭這樣的 “淮泗入侵者”逐步被淘汰,而諸葛瑾的命運卻同張昭迥然不同,一直平步青雲。

  命運

  諸葛瑾精通爲官之道,方方面面應付自如,算得上是個孫吳政壇的不倒翁。《三國志·諸葛瑾傳》記載,(諸葛瑾)與權談說諫喻,未嚐切愕,微見風彩,粗陳指歸,如有未合,則舍而及他,徐複讬事造端,以物類相求,於是權意往往而釋。我們可以對比孫吳的另外一位重臣張昭對待孫權的態度就可以發現其中的差異(參見拙作“論張昭”),可以說諸葛瑾深諳君臣之道,同時掌握了孫權的性格特點,所以“權意往往而釋”,難怪他深得孫權賞識,成爲股肱之臣(盡管孫權對諸葛瑾的信任也是通過不斷的試探中逐步提升的,關於這個問題,下文再詳述)。從中也可以證明一點:對於如何應付孫權,諸葛瑾做的是游刃有餘再來。《三國志·諸葛瑾傳》中所記載的關於朱治及殷模事件的處理,諸葛瑾都表現的十分老練,尤其是在殷模事件中,他回答孫權的話就充分體現出圓滑的一面。諸葛瑾不僅與君主孫權的關係良好,同時其他的皇室成員也是關係密切。《三國志·孫皎傳》中就提到:“(孫皎)輕財能施,善於交結,與諸葛瑾至厚”。這些關係,都能爲諸葛瑾地位的穩固打下良好的基礎。 其次,諸葛瑾同孫吳草創時期的主要勢力---淮泗人士的關係十分密切。《三國志·魯肅傳》中提到魯肅曾經對諸葛亮說過:“我,子瑜友也”,說明魯肅與諸葛瑾的關係良好。 《三國志·張昭傳子承附傳》:“(張)承字仲嗣,少以才學知名,與諸葛瑾、步騭、嚴畯相友善。”同傳還提到,張昭後來和諸葛瑾還成爲了兒女親家。

  魯肅和張昭都是孫吳早期的重臣,而且二人的關係本有隔閡,而諸葛瑾同他們都能和睦相處,足以說明其高超的平衡關係的能力。 如果說原本就爲外人的諸葛瑾僅僅和淮泗人士關係良好的話,那麼就未免小瞧了諸葛瑾。他與江東世族的關係也非同一般。《三國志·諸葛瑾傳》、《三國志·吳主傳》及《三國志·陸遜傳》中都記載:在很多政治事物、政治觀點上,諸葛瑾和陸遜等江東大族是一致的,爲此,諸葛瑾還遭到孫權的警告。這就說明諸葛瑾同江東大族之間的關係是非常融洽的,因此才能保持一致。政治立場和觀點相同,自然會帶動個人關係的融洽。

  諸葛瑾不但同孫氏家族關係良好,善於理解君主的意圖,而且又同淮泗人士、江東大族十分密切,能夠把握各種勢力的想法,因此,諸葛瑾成爲了溝通君主、淮泗人士、江東大族三者關係的一種紐帶,自然會穫得孫吳各種政治勢力的交口稱讚,這是諸葛瑾能成爲孫吳政壇不倒翁的最重要的原因。另外,諸葛瑾還有一個叫諸葛亮的弟弟,這也爲自己地位的鞏固提供了一個條件。蜀、吳交惡的時間不長,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同盟關係。考慮到諸葛亮這一層關係,孫權把諸葛瑾放在一個比較重要的位置上也是理所當然的。
 

計取荆州未果


  曹操退了兵,孫權沒事了,劉備得了西川也沒事了,話說這人生來就是用來制造矛盾和解決矛盾的,兩人一閑下來就沒事找事。孫權見劉備得了西川,就想派人拿着合同找劉備索要荆州。張昭:"老大!這老一套早不頂事了,現在這合同狗屁用處都沒有,你也知道劉備是個不講信譽之人,諸葛亮又詭計多端,總能想出來法子糊弄咱們。劉備靠的不就是諸葛亮?諸葛亮的哥哥諸葛瑾不是在你這幹?不如這樣,你把諸葛瑾的一家老小扣爲人質,讓諸葛瑾去求劉備,他諸葛亮總不至於爲了荆州而不顧他哥哥的一家老小吧?"孫權聽了說:"你這計好是好,隻是咱們平白無顧抓了諸葛瑾的家人當人質,也太不人道了吧?"張昭:"哪讓你真抓了?隻是讓你做做樣子騙騙劉備和諸葛亮而已。"孫權哈哈大笑:"想不到你張昭的IQ還蠻高的啊!"

  第二天,劉備正閑着沒事幹,有人通報說諸葛瑾求見,劉備問諸葛亮:"你哥找偶會是什麼事?"諸葛亮:"還有什麼事?荆州唄!"劉備:"那偶怎麼辦?不行把荆州還了?要不孫權也該說偶太沒信譽了?"諸葛亮咬着劉備的耳朵如此這般了一番,劉備聽了大喜。諸葛瑾進來見了劉備倒頭便拜,然後大哭起來:"555,你快救救偶一家老小吧555!爲了荆州,孫權把偶一家人扣爲人質了555,他孫權真不是東東,555。"諸葛亮聽了大驚失色,連問:"你說的都是真的嗎?"諸葛瑾信誓旦旦地說:"偶敢對着地上這歐典地板發誓,偶說的都是真的。"諸葛亮聽了也跪下向劉備求情:"劉大哥!你就發發慈悲吧!求求你看在偶的面子上,還了荆州讓孫權放了偶哥一家人吧?"劉備:"你的面子值多少錢?你哥一家人值多少錢?偶一個荆州又值多少錢?這是等值交換嗎?不行!"諸葛亮威脅說:"你要是不同意偶就碰死在你面前!"劉備:"那也不行!"諸葛亮看這招不好使又對諸葛瑾說:"他劉備不全靠偶諸葛亮?哥!走!偶隨你去投靠孫權,偶給孫權出點子來打劉備。"劉備聽了連忙說:"那好吧!偶就發一次慈悲,先把荆州的長沙、零陵、桂陽還給你家孫權吧!"諸葛瑾和諸葛亮兄弟二人看劉備簽完了紅頭文件," 耶!"地一聲擊掌相慶。

  諸葛瑾喜滋滋地拿着紅頭文件辭了劉備、諸葛亮就去荆州找關羽交接,關羽看完大怒:"靠!那會是說還就還的?不還!"諸葛瑾大驚:"你不知道官大一級壓死人?劉備簽的你敢不聽?"關羽:"劉備是偶大哥,偶就是不還劉備又能怎麼着,你諸葛瑾又能怎麼着?縣官不如現管,不還!不還!就不還!"諸葛瑾急了:"這紅頭文件都簽了,你們總不能說話不算話吧?總不能不講理吧?"關羽:"誰簽的你找誰要,反正偶就是不給。"諸葛瑾無奈,給諸葛亮打電話,同事說出差了,打手機,不在服務區,給劉備打電話,劉備說:"那關羽不給偶也沒辦法,總不至偶帶兵把荆州攻了還你吧?"諸葛瑾:"靠!你們這不是扯皮?"劉備:"偶警告你!說話文明點啊!"說完掛了。諸葛瑾隻得把實情電話給孫權,孫權:"這恐怕又是你弟諸葛亮的計謀吧?"諸葛瑾:"不是!不是!他也親自替偶求情,劉備才簽了紅頭文件的。"孫權:"那這樣吧,你先回來,偶往長沙、零陵、桂陽三地派過去官員再說。"過了兩天,孫權派往三地的官員先後都被趕了回來。
  

最無爲之說客


  演義中的說客,有說成的,有說不成的,但要評最無功而返的,則非諸葛瑾莫屬了。縱觀演義,諸葛瑾共做了三次說客,屢屢碰壁,一次不成,甚至被趕得“抱頭鼠竄”之時亦有,如此百分之百的失敗率,讓人不能不歎。

  第一次,諸葛亮游說東吳共同伐曹。周瑜見諸葛亮才識計畫高於己,便起殺心,被魯肅勸住,轉而着諸葛瑾去說服其歸於東吳所用。

  且看“孔明接入,哭拜,各訴闊情。瑾泣曰:‘弟知伯夷、叔齊乎?’孔明暗思:‘此必周郎教來說我也。’”可歎諸葛瑾一開口便被孔明識破目的,自己還欲循循引入正題呢。這時候舌戰群儒已經過了,大家可以看出,孔明辯論時候,當真唇鎗舌劍,語言犀利,專門往人痛處短處招呼,隻求一擊致命。可歎其兄長仁厚之人,不止權謀上不如其弟,口才亦遠遜。

  所以毫不奇怪,待到諸葛瑾說道伯夷叔齊生死不離的時候,孔明便先下手爲強,勸其“與弟同事劉皇叔”“不識兄意以爲何如?”於是:“瑾思曰:‘我來說他,反被他說了我也。’遂無言回答,起身辭去。”

  第一次無功而返。

  劉備自立漢中王,曹操大怒,遣使結連東吳,孫權亦要奪回荆州,眼看盟成。此時諸葛瑾獻策曰“某聞雲長自到荆州,劉備娶與妻室,先生一子,次生一女。其女尚幼,未許字人。某願往與主公世子求婚。若雲長肯許,即與雲長計議共破曹操;若雲長不肯,然後助曹取荆州。”孫權用其謀,遣其出使荆州。此爲諸葛瑾第二次出使。

  此處不得不說,諸葛瑾審時度勢的能力距其弟真是遠之又遠啊,聯姻這出戲,吳蜀不是沒唱過,現下孫尚香還在東吳,荆州也還在劉備手里。還要做這合掌文章,也當真想得出來。司馬懿在許昌尚且看出“江東孫權,以妹嫁劉備,而又乘間竊取回去;劉備又據占荆州不還,彼此俱有切齒之恨。”可歎身在東吳的諸葛瑾偏偏能忽略吳蜀關係的外緊内疏,主動請纓,去挼關二爺的虎須。

  於是結果顯然“雲長勃然大怒”“遂喚左右逐出。瑾抱頭鼠竄”。

  第二次,無功而返。

  說說第三次吧,讓諸葛瑾碰了兩鼻子灰的關二已經走了麥城,劉大率傾國之兵來報仇,百官失色,孫權愁極。此時,又是我們的諸葛瑾大人出曰:“某食君侯之祿久矣,無可報效,願舍殘生,去見蜀主,以利害說之,使兩國相和,共討曹丕之罪。”權大喜,即遣諸葛瑾爲使,來說先主罷兵。這時候覺得羅貫中老人家挺幽默的,他此處配的詩是“兩國相爭通使命,一言解難賴行人”,我們這位諸葛先生“行人”倒是沒少做,可惜“解難”一次也無。

  諸葛瑾其實就是一誠信君子,心里想着“食君之祿忠君之事”,估計自己也知道極難說成的,抱着“願舍殘生”“不避斧鉞”的信念就奔了白帝城了。這時注意一個細節,第四十三回:“孔明致玄德之意畢,偷眼看孫權:碧眼紫髯,堂堂一表。孔明暗思:‘此人相貌非常,隻可激,不可說。等他問時,用言激之便了。’”很明顯,孔明做說客是有備而來,見機行事的。可我們的子瑜老兄呢,待到劉備一問,便“嘩”的竹筒倒豆子,把自己那點一路思量的台詞全說了出來,然後劉備“怒”,諸葛瑾再說,然後劉備“大怒”。

  且看諸葛瑾所說,倒是句句在理字字懇切,可是這些利害道理,蜀方不是沒人勸諫,秦宓差點因之喪命,都沒能阻住劉備揮軍直下,單憑諸葛瑾人微而語不驚人,也難怪做說客做到主人“怒”、“大怒”,繼而被趕走了。

  如此,第三次無功而返。

  閑暇思量一下諸葛瑾屢說屢敗的原因,一是機會時勢,二是巧言能力。

  出使這種事,有美差有苦差,有易成的有難成的,比如張松袖着西川地圖出來就是美差,比如魯肅隻是去江夏探探動靜虛實這就是易成的,可諸葛瑾這三次呢,不是去碰孔明的滑的無處着手的,就是去碰關二那種硬的無法下口的,最後說的呢,還是滿腹深恨的劉大的。其實這三次若有一次說成,便是大功一件,可惜的是諸葛瑾沒有那個機謀奸詐巧舌如簧,至誠仁厚,有一說一,說白了他就不是做說客的料!

  所以了,諸葛瑾一無審時度勢能力,二無扭轉時勢的巧舌如簧,也隻好唯敗而已。
  

與諸葛亮


  諸葛瑾由於有諸葛亮的這層關係而穫益。不過,這層關係,也爲諸葛瑾帶來了麻煩。但是由於諸葛瑾的小心謹慎,早就避於無形了。《三國志·諸葛瑾傳》曾經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情: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權遣瑾使蜀通好劉備,與其弟亮俱公會相見,退無私面。這段故事,後來被許多學者認爲是劉備不信任諸葛亮的鐵證之一。王夫之曾經在《讀通鑒論》中說:其信公也,不如信羽,而且不如孫權之信子瑜也。疑公交吳之深,而並疑其與子瑜之合;使公果與子瑜合而有裨於漢之社稷,固可勿疑也,而況其用吳之深心,勿容妄揣也哉!對於這個評論,筆者不敢苟同。很多學者都把責任推到劉備身上,但是卻忽略了這事情的另外一個主角 ---諸葛瑾。諸葛瑾的性格,同諸葛亮有一個共同之處:小心謹廠

词条分类[我來完善]

  • 按学科分类: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
  • 注释信息[我來完善]

    扩展阅读[我來完善]

    相关词条[我來完善]

  • 1
    0
    申明:1.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碧海蓝天
  •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更多评论
  •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