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乐虎国际app官网 新概念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註微信,獲取更多資訊
阅读 7677 次 历史版本 1个 创建者:覃欢 (2011/9/15 10:31:06)  最新编辑:幸福是什么 (2012/10/8 8:58:30)
劉琨
拼音:Liú Kūn (Liu Kun)
同义词条:刘越石
  劉琨(270~317),西晉詩人,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無極東北)人。他年輕時就有“雋朗”之譽,以雄豪著名。他聽說好友祖逖被任用,曾與親故寫信說:“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晉書·祖逖傳》還記載過他和祖逖共被同寢,夜間聞雞起舞的故事。懷帝永嘉元年(307),劉琨爲並州刺史,但“善於懷撫,而短於控禦,一日之中,雖歸者數千,去者亦以相繼”(《晉書·劉琨傳》)。後又誤信讒言,被佞人所乘,敗於劉聰,父母亦皆遇害。愍帝建興三年(315),劉琨爲司空,都督並、冀、幽三州諸軍事,但不久又敗於石勒。敗後投奔幽州刺史鮮卑人段疋磾,相約共同扶助晉室。後因段疋磾的部下末波暗通石勒,俘穫琨子劉群,並迫使劉群作書約琨爲内應反對段疋磾。事泄,劉琨被段疋磾殺害。《隋書·經籍志》有《劉琨集》9卷,又《别集》12卷,均佚。明代 張溥輯爲《劉中山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生平簡介

 
劉琨
     劉琨
  劉琨(271~318),西晉詩人。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無極東北)人。著名的詩人、音樂家和愛國將領。

  劉琨相貌俊朗,溫潤儒雅,才華出眾,神采奕奕。少年時即有“俊朗”之美譽,以雄豪著名。與他兄長劉輿並稱“洛中奕奕,慶孫、越石”。他聽說好友祖逖被任用,曾與親故寫信說:“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晉書·祖逖傳》還記載過他和祖逖共被同寢,夜間聞雞起舞的故事。懷帝永嘉元年 (307),劉琨爲並州刺史,但“善於懷撫,而短於控禦,一日之中,雖歸者數千,去者亦以相繼”(《晉書·劉琨傳》)。後又誤信讒言,被佞人所乘,敗於劉聰,父母亦皆遇害。愍帝建興三年 (315),劉琨爲司空,都督並、冀、幽三州諸軍事,但不久又敗於石勒。敗後投奔幽州刺史鮮卑人段疋磾,相約共同扶助晉室。後因段疋磾的部下末波暗通石勒,俘穫琨子劉群,並迫使劉群作書約琨爲内應反對段疋磾。事泄,劉琨被段疋磾殺害。《隋書·經籍志》有《劉琨集》 9卷,又《别集》12卷,均佚。明代張溥輯爲《劉中山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早年生涯

  劉琨是西漢中山靖王劉勝的後裔。祖父劉邁,有經國之才,曾爲相國參軍、散騎常侍。父親劉蕃,清高沖儉,官至光祿大夫。劉琨少有“俊朗”美譽,與祖納(祖逖兄)俱以雄豪聞名。二十六歲時,爲司隸從事。劉琨與劉輿是尚書郭奕的外甥,名著當時。京城人都說“洛中奕奕,慶孫、越石”(《晉書·劉輿傳》)。慶孫即劉琨兄劉輿的字。劉琨工於賦詩,頗負文名,稱得上一個風流才子。當時,賈後之侄賈謐權過人主,喜歡附庸風雅,身旁聚集了一班出身於豪族貴戚的文人,爲之歌功頌德。這班人號稱“二十四友”,名氣很大,而劉琨兄弟也廁身其間。“二十四友”的首領是以奢侈聞名天下的石崇,他在金穀澗有一處無比豪華的别墅,成了這些人的聚會場所,他們在這里飲酒賦詩,作無病呻吟。劉琨早年的才華都抛擲在這種庸俗的酬答之中,不過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中,這也是不足爲怪的。

八王之亂

  劉琨曆職太尉掾、著作郎、太學博士和尚書郎。永康元年(300年),趙王司馬倫執政後,劉琨任記室督,又轉從事中郎。劉琨的姐夫是司馬倫之子司馬荂,所以劉琨父子兄弟以趙王姻親並被委以重任,從而卷入了“八王之亂”的鬥爭中。司馬倫篡位後,劉琨遷太子詹事。

  永康二年(301年)三月,齊王司馬冏、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颙聚兵數十萬進攻洛陽。四月,司馬倫以劉琨爲冠軍、假節,與孫會率領三萬宿衛兵迎戰司馬穎於溴水(原出河南濟源縣,經孟縣入黄河),因而麻痹輕敵,加之各部互不相從,不能統一指揮,司馬穎趁勢發動反攻,大敗而還,因焚燒了河橋,才得以自保。

  隨著前線兵敗,司馬倫親信、左衛將軍王輿與洛陽城内諸將起兵反司馬倫,率兵700餘人由南掖門攻入皇宮,殺孫秀、孫會、士猗、許超等,囚司馬倫,鏇即賜死,迎惠帝自金墉城還宮。隨後,司馬穎、司馬頤進占洛陽。司馬穎又派軍南下陽翟,配合司馬冏擊降張泓等。六月,司馬同率軍數十萬入洛陽,詔爲後司馬,執掌朝權。司馬冏因劉琨父兄名望很高,故未加罪,並且以其兄劉輿爲中書郎,以劉琨爲尚書左丞,轉司徒左長史。

  永寧二年(302年)驃騎將軍司馬乂與司馬颙等里應外合攻殺司馬冏,司馬乂掌握朝權。範陽王司馬虓引劉琨爲司馬。

  永安元年(304年)初,司馬越發動兵變殺司馬乂,迎司馬穎進占洛陽,控制朝政。是年七月,司馬越等挾惠帝進攻司馬穎,兵敗東逃。司馬颙乘機出兵攻占洛陽,迫惠帝與司馬穎遷都長安,獨專朝政。永興二年(305年),司馬越再度起兵,西攻長安,司馬颙戰敗。次年六月,司馬越迎晉惠帝還洛陽,不久,司馬颙與司馬穎相繼被殺。王司馬越執政後,以司馬虓代劉喬爲豫州刺史,劉喬擧兵抵抗,劉琨率領突騎5000救司馬虓,兵敗與司馬虓俱逃往河北,父母卻陷於劉喬。司馬虓領冀州,劉琨到幽州向王浚借突騎800,渡河擊敗劉喬,才救還父母。接著,劉琨又與司馬虓連敗司馬穎部,以功封廣武侯,封邑2000戶。在“八王之亂”中,劉輿、劉琨兄弟陷得很深,充當了這些人的幫凶。

征戰並州

  光熙元年九月,司馬越爲了擴張勢力,派劉琨出任並州(今山西東部、河北西部)刺史、加振威將軍、領護匈奴中郎將。在此兩年前匈奴王劉淵趁八王之亂已在並州起兵建立“漢”政權,後改稱“趙”,史稱前趙。劉琨帶領一千餘人輾轉離開首都洛陽,於元嘉元年(307年)春天到達晉陽(今山西 太原)。當時的晉陽經歷戰亂,已成一座空城。劉琨在左右強敵環俟的環境下安撫流民,發展生產,加強防禦。不到一年晉陽就恢複了生氣,成了東晉在匈奴敵後的少數幾個割據政權之一。

  當時的晉陽南面是強大的匈奴前趙,北面是正在崛起試圖染指中原的拓跋鮮卑的代國,東面是和段部鮮卑結盟的幽州刺史王浚。劉琨和拓跋鮮卑首領拓跋猗盧結盟,和前趙石勒等大將的戰鬥互有勝負。一個叫徐潤的河南人因爲懂得音律得到劉琨的重用,此人無能而飛颺跋扈。奮威將軍令狐盛進言要劉琨除去徐潤,反被徐潤誣殺,造成其子令狐泥等人的反叛。劉琨吸引了許多志願抗擊匈奴、羯人的志士,但他的政治軍事才能也使不少人離去。

  建興元年(313年),晉愍帝繼位,封劉琨大將軍、都督並州諸軍事。此時石勒在晉陽的東南襄國(今河北邢台)擁兵割據,勢力日盛。他修書劉琨假意降晉,出兵消滅與劉琨有矛盾的王浚,而劉琨作壁上觀。

  建興三年(315年)前趙劉曜擊敗劉琨,但因要攻打長安回兵。劉琨被晉愍帝封爲司空、都督並冀幽諸軍事。次年劉曜攻破長安,西晉滅亡。

  建興四年(316年)石勒出兵進攻並州,劉琨不聽勸阻全軍盡出,中了埋伏大敗,丟了並州,隻身投奔鮮卑首領段疋磾。

  建武元年(317年),劉琨率段部鮮卑的軍隊討伐石勒,因段部鮮卑内部不和而流產。太興元年(318年),段部鮮卑内鬥,劉琨被段疋磾懷疑投入大牢,並於次年6月22日縊殺。

《晉書》記載


  劉琨,字越石,中山魏昌人,漢中山靖王勝之後也。祖邁,有經國之才,爲相國參軍、散騎常侍。父蕃,清高沖儉,位至光祿大夫。琨少得俊朗之目,與範陽祖逖俱以雄豪著名。年二十六,爲司隸從事。時征虜將軍石崇河南金穀澗中有别廬,冠絕時輩,引致賓客,日以賦詩。琨預其間,文詠頗爲當時所許。祕書監賈謐參管朝政,京師人士無不傾心。石崇、歐陽建、陸機、陸雲之徒,並以文才降節事謐,琨兄弟亦在其間,號曰“二十四友”。太尉高密王泰辟爲掾,頻遷著作郎、太學博士、尚書郎。

  趙王倫執政,以琨爲記室督,轉從事中郎。倫子荂,即琨姊婿也,故琨父子兄弟並爲倫所委任。及篡,荂爲皇太子,琨爲荂詹事。三王之討倫也,以琨爲冠軍、假節,與孫秀子會率宿衛兵三萬距成都王穎,戰於黄橋,琨大敗而還,焚河橋以自固。及齊王冏輔政,以其父兄皆有當世之望,故特宥之,拜兄輿爲中書郎,琨爲尚書左丞,轉司徒左長史。冏敗,範陽王虓鎮許昌,引爲司馬。

  及惠帝幸長安,東海王越謀迎大駕,以琨父蕃爲淮北護軍、豫州刺史。劉喬攻範陽王虓於許昌也,琨輿汝南太守杜育等率兵救之,未至而虓敗,琨輿虓俱奔河北,琨之父母遂爲劉喬所執。琨乃說冀州刺史溫羨,使讓位於虓。及虓領冀州,遺琨詣幽州,乞師於王浚,得突騎八百人,與虓濟河,共破東平王懋於廪丘,南走劉喬,始得其父母。又斬石超,降呂朗,因統諸軍奉迎大駕於長安。以動封廣武侯,邑二千戶。

  永嘉元年,爲並州刺史,加振威將軍,領匈奴中郎將。琨在路上表曰:“臣以頑蔽,志望有限,因緣際會,遂忝過任。九月末得發,道險山峻,胡寇塞路,輒以少擊眾,冒險而進,頓伏艱危,辛苦備嚐,即日達壺口關。臣自涉州疆,目睹困乏,流移四散,十不存二,擕老扶弱,不絕於路。及其在者,鬻賣妻子,生相捐棄,死亡委危,白骨横野,哀呼之聲,感傷和氣。群胡數萬,周匝四山,動足遇掠,開目睹寇。唯有壺關,可得告糴。而此二道,九州之陰,數人當路,則百夫不敢進,公私往反,沒喪者多。嬰守窮城,不得薪采,耕牛既盡,又乏田器。以臣愚短,當此至難,憂如循環,不遑寢食。臣伏思此州雖去邊朔,實邇皇畿,南通河内,東連司冀,北捍殊俗,西禦強虜,是勁弓良馬勇士精銳之所出也。當須委輸,乃全其命。今上尚書,請此州穀五百萬斛,絹五百萬疋,綿五百萬斤。願陛下時出臣表,速見聽處。”朝廷許之。

  時東嬴公騰自晉陽鎮鄴,並土饑荒,百姓隨騰南下,餘戶不滿二萬,寇贼繼横,道路斷塞。琨募得千餘人,轉鬥至晉陽。府寺焚毁,僵屍蔽地,其有存者,饑羸無複人色,荆棘成林,豺狼滿道。琨翦除荆棘,收葬枯骸,造府朝,建市獄。寇盜互來掩襲,恒以城門爲戰場,百姓負楯以耕,屬鞬而耨。琨撫循勞徠,甚得物情。劉元海時在離石,相去三百許里。琨密遣離間其部雜虜,降者萬餘落。元海甚懼,遂城蒲子而居之。在官末期,流人稍複,雞犬之音複相接矣。琨父蕃自洛赴之。人士奔迸者多歸於琨,琨善於懷撫,而短於控禦。一日之中,雖歸者數千,去者亦以相繼。然素奢豪,嗜聲色,雖暫自矯勵,而輒複縱逸。

  河南徐潤者,以音律自通,游於貴勢,琨甚愛之,署爲晉陽令。潤恃寵驕恣,幹預琨政。奮威護軍令狐盛性亢直,數以此爲諫,並勸琨除潤,琨不納。初,單於猗以救東嬴公騰之功,琨表其弟猗盧爲代郡公,與劉希合眾於中山。王浚以琨侵己之地,數來擊琨,琨不能抗,由是聲實稍損。徐潤又譖令狐盛於琨曰:“盛將勸公稱帝矣。”琨不之察,便殺之。琨母曰:“汝不能弘經略,駕豪傑,專欲除勝己以自安,當何以得濟!如是,禍必及我。”不從。盛子泥奔於劉聰,具言虛實。聰大喜,以泥爲鄉導。屬上黨太守襲醇降於聰,雁門烏丸複反,琨親率精兵出禦之。聰遣子粲及令狐泥乘虛襲晉陽,太原太守高喬以郡降聰,琨父母並遇害。琨引猗盧並力攻粲,大敗之,死者十五六。琨乘勝追之,更不能克。猗盧以爲聰未可滅,遺琨牛羊車馬而去,留其將箕澹、段繁等戍晉陽。琨志在複仇,而屈於力弱,泣血屍立,撫慰傷痍,移居陽邑城,以招集亡散。

  愍帝即位,拜大將軍、都督並州諸軍事,加散騎常侍、假節。琨上疏謝曰:

  陛下略臣大愆,錄臣小善,猥蒙天恩,光授殊寵,顯以蟬冕之榮,崇以上將之位。伏省詔書,五情飛越。

  臣聞晉文以郤縠爲元帥而定霸功,高祖以韓信爲大將而成王業,鹹有敦詩閱禮之德,戎昭果毅之威,故能振豐功於荆南,拓洪基於河北。況臣凡陋,擬蹤前哲,俯懼摺鼎,慮在覆餗。昔曹沫三北,而收功於柯盟;馮異垂翅,而奮翼於澠池,皆能因敗爲成,以功補過。陛下宥過之恩已隆,而臣自新之善不立。臣雖不逮,預聞前訓,恭讓之節,臣猶庶幾。所以冒承寵命者,實欲沒身報國,輒死自效,要以致命寇場,盡其臣節。至於寵榮之施,非言辭所謝。又謁者史蘭、殿中中郎王春等繼至,奉詔,臣俯尋聖旨,伏紙飲淚。

  臣聞夷險流行,古今代有,靈厭皇德,曾未悔禍。蟻狄續毒於神州,夷裔肆虐於上國,七廟闕禋祀之饗,百官喪彝倫之序,梓宮淪辱,山陵未兆,率土永慕,思同考妣。陛下龍姿日茂,睿質彌光,升區宇於既頹,崇社稷於已替,四海之内,肇有上下,九服之萌,複睹典制。伏惟陛下蒙塵於外,越在秦郊,蒸嚐之敬在心,桑梓之思未克。臣備位曆年,才質駑下,丘山之釁已彰,毫釐之效未著。頃以時宜,權假位號,竟無殪戎之績,而有負乘之累,當肆刑書,以明黜陟。是以臣前表上聞,敢緣愚款,乞奉先朝之班,苟存偏師之職,赦其三敗之愆,必其一功之用,得騁志虜場,快意大逆,雖身膏野草,無恨黄墟。陛下偏恩過隆,曲蒙擢拔,遂授上將,位兼常伯,征討之務,得從事宜。拜命驚惶,五情戰悸,懼於隕越,以爲朝羞。昔申胥不徇伯擧,而成公壻之勳;伍員不從城父,而濟入郢之庸。臣雖頑凶,無覬古人,其於被堅執銳,致身寇仇,所謂天地之施,群生莫謝不勝。受恩至深,謹拜表陳聞。

  及麹允敗,劉曜斬趙冉,琨又表曰:

  逆胡劉聰,敢率犬羊,馮陵輦轂,人神發憤,遐邇奮怒。伏省詔書,相國、南陽王保,太尉、涼州刺史軌,糾合二州,同恤王室,冠軍將軍允、護軍將軍綝,總齊六軍,戮力國難,王旅大捷,俘馘千計,旌旗首於晉路,金鼓振於河曲,崤函無虔劉之警,汧隴有安業之慶,斯誠宗廟社稷陛下神武之所致。含氣之類,莫不引領,況臣之心,能無踴躍。

  臣前表當與鮮卑猗盧克今年三月都會平陽,會匈羯石勒以三月三日徑掩薊城,大司馬、博陵公浚受其偽和,爲勒所虜,勒勢轉盛,欲來襲臣。城塢駭懼,志在自守。又猗盧國内欲生奸謀,幸盧警慮,尋皆誅滅。遂使南北顧慮,用愆成擧,臣所以泣血宵吟,扼腕長歎者也。勒據襄國,與臣隔山,寇騎朝發,夕及臣城,同惡相求,其徒實繁。自東北八州,勒滅其七,先朝所授,存者唯臣。是以勒朝夕謀慮,以圖臣爲計,窺伺間隙,寇抄相尋,戎士不得解甲,百姓不得在野。天網雖張,靈澤未及,唯臣孑然與寇爲伍。自守則稽聰之誅,進討則勒襲其後,進退唯穀,首尾狼狽。徒懷憤踴,力不從願,慚怖征營,痛心疾首,形留所在,神馳寇庭。秋穀既登,胡馬已肥,前鋒諸軍並有至者,臣當首啟戎行,身先士卒。臣與二虜,勢不並立,聰、勒不梟,臣無歸志,庶憑陛下威靈,使微意穫展,然後隕首謝國,沒而無恨。

  三年,帝遣兼大鴻臚趙廉持節拜琨爲司空、都督並冀幽三州諸軍事。琨上表讓司空,受都督,克期與猗盧討劉聰。尋猗盧父子相圖,盧及兄子根皆病死,部落四散。琨子遵先質於盧,眾皆附之。及是,遵與箕澹等帥盧眾三萬人,馬牛羊十萬,悉來歸琨,琨由是複振,率數百騎自平城撫納之。屬石勒攻樂平,太守韓據請救於琨,而琨自以士眾新合,欲因其銳以威勒。箕澹諫曰:“此雖晉人,久在荒裔,未習恩信,難以法禦。今内收鮮卑之餘穀,外抄殘胡之牛羊,且閉關守險,務農息士,既服化感義,然後用之,則功可立也。”琨不從,悉發其眾,命澹領步騎二萬爲前驅,琨自爲後繼。勒先據險要,設伏以擊澹,大敗之,一軍皆沒,並土震駭。尋又炎旱,琨窮蹙不能複守。幽州刺史鮮卑段疋磾數遣信要琨,欲與同獎王室。琨由是率眾赴之,從飛狐入薊。疋磾見之,甚相崇重,與琨結婚,約爲兄弟。

  是時西都不守,元帝稱制江左,琨乃令長史溫嶠勸進,於是河朔征鎮夷夏一百八十人連名上表,語在《元紀》。令報曰:“豺狼肆毒,薦覆社稷,億兆颙颙,延首罔系。是以居於王位,以答天下,庶以克複聖主,掃盪讎恥,豈可猥當隆極,此孤之至誠著於遐邇者也。公受奕世之寵,極人臣之位,忠允義誠,精感天地。實賴遠謀,共濟艱難。南北迥邈,同契一致,萬里之外,心存咫尺。公其撫寧華戎,致罰醜類。動靜以聞。”

  建武元年,琨與疋磾期討石勒,疋磾推琨爲大都督,臿血載書,檄諸方守,俱集襄國。琨、疋磾進屯固安,以俟眾軍。疋磾從弟末波納勒厚賂,獨不進,乃沮其計。琨、疋磾以勢弱而退。是歲,元帝轉琨爲侍中、太尉,其餘如故,並贈名刀。琨答曰:“謹當躬自執佩,馘截二虜。”

  疋磾奔其兄喪,琨遣世子群送之,而末波率眾要擊疋磾而敗走之,群爲末波所得。末波厚禮之,許以琨爲幽州刺史,共結盟而襲疋磾,密遣使齎群書請琨爲内應,而爲疋磾邏騎所得。時琨别屯故征北府小城,不之知也。因來見疋磾,疋磾以群書示琨曰:“意亦不疑公,是以白公耳。”琨曰:“與公同盟,志獎王室,仰憑威力,庶雪國家之恥。若兒書密達,亦終不以一子之故負公忘義也。”疋磾雅重琨,初無害琨志,將聽還屯。其中弟叔軍好學有智謀,爲疋磾所信,謂疋磾曰:“吾胡夷耳,所以能服晉人者,畏吾眾也。今我骨肉構禍,是其良圖之日,若有奉琨以起,吾族盡矣。”疋磾遂留琨。琨之庶長子遵懼誅,與琨左長史楊橋、並州治中如綏閉門自守。疋磾諭之不得,因縱兵攻之。琨將龍季猛迫於乏食,遂斬橋、綏而降。

  初,琨之去晉陽也,慮及危亡而大恥不雪,亦知夷狄難以義伏,冀輸寫至誠,僥幸萬一。每見將佐,發言慷慨,悲其道窮,欲率部曲列於贼壘。斯謀未果,竟爲疋磾所拘。自知必死,神色怡如也。爲五言詩贈其别駕盧諶曰:

  握中有懸璧,本是荆山球。惟彼太公望,昔是渭濱叟。鄧生何感激,千里來相求。白登幸曲逆,鴻門賴留侯。重耳憑五賢,小白相射鉤。能隆二伯主,安問黨與仇!中夜撫枕歎,想與數子游。吾衰久矣夫,何其不夢周?誰雲聖達節,知命故無憂。宣尼悲穫麟,西狩泣孔丘。功業未及建,夕陽忽西流。時哉不我與,去矣如雲浮。朱實隕勁風,繁英落素秋。狹路頌華蓋,駭駟摧雙輈。何意百鍊剛,化爲繞指柔。

  琨詩托意非常,攄暢幽憤,遠想張陳,感鴻門、白登之事,用以激諶。諶素無奇略,以常詞酬和,殊乖琨心,重以詩贈之,乃謂琨曰:“前篇帝王大志,非人臣所言矣。”

  然琨既忠於晉室,素有重望,被拘經月,遠近憤歎。疋磾所署代郡太守辟閭嵩,與琨所署雁門太守王據、後將軍韓據連謀,密作攻具,欲以襲疋磾。而韓據女爲疋磾兒妾,聞其謀而告之疋磾,於是執王據、辟閭嵩及其徒黨悉誅之。會王敦密使疋磾殺琨,疋磾又懼眾反己,遂稱有詔收琨。初,琨聞敦使到,謂其子曰:“處仲使來而不我告,是殺我也。死生有命,但恨仇恥不雪,無以下見二親耳。”因歔欷不能自勝。疋磾遂縊之,時年四十八。子侄四人俱被害。朝廷以疋磾尚強,當爲國討石勒,不擧琨哀。

  三年,琨故從事中郎盧諶、崔悦等上表理琨曰:

  臣聞經國之體,在於崇明典刑;立政之務,在於固慎關塞。況方嶽之臣,殺生之柄,而可不正其枉直,以杜其奸邪哉!竊見故司空、廣武侯琨,在惠帝擾攘之際,值群後鼎沸之難,戮力皇家,義誠彌厲,躬統華夷,親受矢石,石超授首,呂朗面縛,社稷克寧,鑾輿反駕,奉迎之勳,琨實爲隆,此琨效忠之一驗也。其後並州刺史、東贏公騰以晉川荒匱,移鎮臨漳,太原、西河盡徙三魏。琨受任並州,屬承其弊,到官之日,遺戶無幾,當易危之勢,處難濟之土,鳩集傷痍,撫和戎狄,數年之間,公私漸振。會京都失守,群逆縱逸,邊萌頓僕,苟懷宴安,鹹以爲並州之地四塞爲困,且可閉關守險,畜資養徒,抗辭厲聲,忠亮奮發,以爲天子沈辱而不隕身死節,情非所安,遂乃跋履山川,東西征討。屠各乘虛,晉陽沮潰,琨父母罹屠戮之殃,門族受殲夷之禍。向使琨從州人之心,爲自守之計,則聖朝未必加誅,而族黨可以不喪。及猗盧敗亂,晉人歸奔,琨於平城納其初附。將軍箕澹又以爲此雖晉人,久在荒裔,難以法整,不可便用。琨又讓之,義形於色。假從澹議,偷於苟存,則晏然於並土,必不亡身於燕薊也。琨自以備位方嶽,綱維不擧,無緣虛荷大任,坐居三司,是以陛下登阼,使引衍告遜,前後章表,具陳誠款。尋令從事中郎臣續澹以章綬節傳奉還本朝,與疋磾使榮邵期一時俱發。又疋磾以琨王室大臣,懼奪己威重,忌琨之形,漸彰於外。琨知其如此,慮不可久,欲遣妻息大小盡詣京城,以其門室一委陛下。有征擧之會,則身充一卒;若疋磾縱凶慝,則妻息可免。具令臣澹密宣此旨,求詔敕路次,令相迎衛。會王成從平陽逃來,說南陽王保稱號隴右,士眾甚盛,當移關中。疋磾聞此,私懷顧望,留停榮邵,欲遣前兼鴻臚邊邈奉使詣保,懼澹獨南,言其此事,遂不許引路。丹誠赤心,卒不上達。疋磾兄眷喪亡,嗣子幼弱,欲因奔喪奪取其國。又自以欺國陵家,懷邪樂禍,恐父母宗黨不容其罪,是以卷甲櫜弓,陰圖作亂,欲害其從叔驎、從弟末波等,以取其國。疋磾親信密告驎、波,驎、波乃遣人距之,疋磾僅以身免。百姓謂疋磾已沒,皆憑向琨。若琨於時有害疋磾之情,則居然可擒,不複營於人力。自此之後,上下並離,疋磾遂欲盡勒胡晉,徙居上穀。琨深不然之,勸移厭次,南憑朝廷。疋磾不能納,反禍害父息四人,從兄二息同時並命。琨未遇害,知疋磾必有禍心,語臣等雲:“受國厚恩,不能克報,雖才略不及,亦由遇此厄運。人誰不死,死生命也。唯恨下不能效節於一方,上不得歸誠於陛下。”辭旨慷慨,動於左右。疋磾既害琨,横加誣謗,言琨欲窺神器,謀圖不軌。琨免述囂頑凶之思,又無信布懼誅之情,崎嶇亂亡之際,夾肩異類之間,而有如此之心哉!雖臧穫之愚,廝養之智,猶不爲之,況在國士之列,忠節先著者乎!

  疋磾之害琨,稱陛下密詔。琨信有罪,陛下加誅,自當肆諸市朝,與眾棄之,不令殊俗之豎戮台輔之臣,亦已明矣。然則擅詔有罪,雖小必誅;矯制有功,雖大不論,正以興替之根鹹在於此,開塞之由不可不閉故也。而疋磾無所顧忌,怙亂專殺,虛假王命,虐害鼎臣,辱諸夏之望,敗王室之法,是可忍也,孰不可忍!若聖朝猶加隱忍,未明大體,則不逞之人襲疋磾之蹟,殺生自由,好惡任意,陛下將何以誅之哉!摺沖厭難,唯存戰勝之將;除暴討亂,必須知略之臣。故古語雲“山有猛獸,藜藿爲之不采”,非虛言矣。自河以北,幽並以南,醜類有所顧憚者,唯琨而已。琨受害之後,群凶欣欣,莫不得意,鼓行中州,曾無纖介,此又華夷小大所以長歎者也。

  伏惟陛下睿聖之隆,中興之緒,方將平章典刑,以經序萬國。而琨受害非所,冤痛已甚,未聞朝廷有以甄論。昔壺關三老訟衛太子之罪,穀永、劉向辨陳湯之功,下足以明功罪之分,上足以悟聖主之懷。臣等祖考以來,世受殊遇,人侍翠幄,出簪彤管,弗克負荷,播越遐荒,與琨周鏇,接事終始,是以仰慕三臣在昔之義,謹陳本末,冒以上聞,仰希聖朝曲賜哀察。

  太子中庶子溫嶠又上疏理之,帝乃下詔曰:“故太尉、廣武侯劉琨忠亮開濟,乃誠王家,不幸遭難,志節不遂,朕甚悼之。往以戎事,未加弔祭。其下幽州,便依舊弔祭。”贈侍中、太尉,諡曰愍。

  琨少負志氣,有縱横之才,善交勝己,而頗浮誇。與範陽祖逖爲友,聞逖被用,與親故書曰:“吾枕戈待旦,志梟逆虜,常恐祖生先吾著鞭。”其意氣相期如此。在晉陽,常爲胡騎所圍數重,城中窘迫無計,琨乃乘月登樓清嘯,贼聞之,皆淒然長歎。中夜奏胡笳,贼又流涕歔欷,有懷土之切。向曉複吹之,贼並棄圍而走。子群嗣。

文化造詣

音樂方面

  劉琨精通音律,創作了《胡笳五弄》,在傳統的琴曲中加入北方游牧民族的音調,描寫北方曆經戰亂的景象,抒發了思鄉愛國之情。

  曾經有一次前趙匈奴圍攻晉陽。劉琨登城清嘯,半夜又奏胡笳(一說指揮一隊士兵奏胡笳),匈奴人聽到後思鄉流淚,無心再戰,撤兵而去。
 

詩文方面

  劉琨的詩文激昂悲壯,充滿對戰亂中的流民的同情和抵抗敵人的決心。被囚後所作的《重贈盧諶詩》更是其代表作。此詩前半段引用了薑子牙管仲陳平鄧禹等人的典故,表達對晉室的忠誠。後半段描述了自己壯志未酬的心情:“何意百鍊剛,化爲繞指柔。”

人物評價

 
出自《晉書》卷六十二

  史臣曰:劉琨弱齡,本無異操,飛纓賈謐之館,借箸馬倫之幕,當於是日,實佻巧之徒歟!祖逖散穀周貧,聞雞暗舞,思中原之燎火,幸天步之多艱,原其素懷,抑爲貪亂者矣。及金行中毁,乾維失統,三後流亡,遞縈居彘之禍,六戎横噬,交肆長蛇之毒,於是素絲改色,跅弛易情,各運奇才,並騰英氣,遇時屯而感激,因世亂以驅馳,陳力危邦,犯疾風而表勁,勵其貞操,契寒松而立節,鹹能自致三鉉,成名一時。古人有言曰:“世亂識忠良。”益斯之謂矣。天不祚晉,方啟戎心,越石區區,獨禦鯨鯢之銳,推心異類,竟終幽圄,痛哉!士稚葉蹟中興,克複九州之半,而災星告釁,笠轂徒招,惜矣!

  讚曰:越石才雄,臨危效忠,枕戈長息,投袂徼功,崎嶇汾晉,契闊獯戎。見欺段氏,於嗟道窮!祖生烈烈,夙懷奇節。扣楫中流,誓清凶孽。鄰醜景附,遺萌載悦。天妖是征,國恥奚雪!

後人紀念


  後來有很多人創作了詩作,紀念劉琨在社稷將傾之際鍥而不舍的奮鬥精神。譬如李白“劉琨與祖逖,起舞雞鳴晨”,陸游“劉琨死後無奇士,獨聽荒雞淚滿衣。”和“雞唱劉琨舞,牛疲甯戚歌”,文天祥“中原盪分崩,壯哉劉越石。連蹤起幽並,隻手扶晉室。福華天意乘,疋磾生鬼蜮。公死百世名,天下分南北。”,李清照“南渡衣冠少王導,北來消息欠劉琨”,等等。

相關典故

聞雞起舞

  祖逖和幼時的好友劉琨一同擔任司州主簿。他與劉琨感情深厚,不僅常常同床而臥,同被而眠,而且還有着共同的遠大理想:建功立業,複興晉國,成爲國家的棟梁之才。一次,半夜里祖逖在睡夢中聽到公雞的鳴叫聲,他一腳把劉琨踢醒,對他說:“别人都認爲半夜聽見雞叫不吉利,我偏不這樣想,咱們幹脆以後聽見雞叫就起床練劍如何?”劉琨欣然同意。

  於是他們每天雞叫後就起床練劍,劍光飛舞,劍聲鏗鏘。春去冬來,寒來暑往,從不間斷。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長期的刻苦學習和訓練,他們終於成爲能文能武的全才,既能寫得一手好文章,又能帶兵打勝仗。祖逖被封爲鎮西將軍,實現了他報效國家的願望;劉琨做了都督,兼管並、冀、幽三州的軍事,也充分發揮了他的文才武略。
 

一曲胡笳救孤城

  相傳,東晉時有個愛國將領劉琨,善吹胡笳。公元307年,劉琨出任並州刺史,進駐晉陽城。有一次,數萬匈奴兵將晉陽嚴嚴圍住。劉琨見勢不妙,如與敵軍硬拼,必然兵敗城破,於是一面嚴密防守,一面修書請求援軍。過了七天援軍還未到,城内糧草不濟、兵士恐慌萬狀。劉琨登上城樓,腑眺城外敵營,瞑思苦想對策。忽然他想起“四面楚歌”的故事,於是下令會吹卷葉胡笳的軍士全部到帳下報到,很快組成了一個胡笳樂隊,朝着敵營那邊吹起了《胡笳五弄》。他們吹得既哀傷、又淒婉,匈奴兵聽了軍心騷動。半夜時分,再次吹起這支樂曲,匈奴兵懷念家鄉,皆泣淚而回。

詩歌節選

《扶風歌》

  朝發廣莫門。暮宿丹水山。左手彎繁弱。右手揮龍淵。

  顧瞻望宮闕。俯仰禦飛軒。據鞍長歎息。淚下如流泉。

  系馬長松下。廢鞍高嶽頭。烈烈悲風起。泠泠澗水流。

  揮手長相謝。哽咽不能言。浮雲爲我結。歸鳥爲我鏇。

  去家日已遠。安知存與亡。慷慨窮林中。抱膝獨摧藏。

  麋鹿游我前。猿猴戲我側。資糧既乏盡。薇蕨安可食。

  攬轡命徒侶。吟嘯絕岩中。君子道微矣。夫子故有窮。

  惟昔李騫期。寄在匈奴庭。忠信反穫罪。漢武不見明。

  我欲竟此曲。此曲悲且長。棄置勿重陳。重陳令心傷。

《胡姬年十五》

  虹梁照曉日,淥水泛香蓮。如何十五少,含笑酒壚前。

  花將面自許,人共影相憐。回頭堪百萬,價重爲時年。

《重贈盧諶詩》

  握中有玄璧。本自荆山璆。惟彼太公望。昔在渭濱叟。

  鄧生何感激。千里來相求。白登幸曲逆。鴻門賴留侯。

  重耳任五賢。小白相射鉤。茍能隆二伯。安問黨與讎。

  中夜撫枕歎。相與數子游。吾衰久矣夫。何其不夢周。

  誰雲聖達節。知命故不憂。宣尼悲穫麟。西狩涕孔丘。

  功業未及建。夕陽忽西流。時哉不我與。去乎若雲浮。

  朱實隕勁風。繁英落素秋。狹路傾華蓋。駭駟摧雙輈。
 
 

词条分类[我來完善]

  • 按学科分类: 中国古代政治人物 诗人、词人 音乐家、音乐学家
  • 按行业分类:
  • 按地域分类:
  • 开放式分类: .
  • 注释信息[我來完善]

    扩展阅读[我來完善]

    1
    0
    申明:1.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线的词条资料来自网友(一些人是某学科领域的专家)贡献,供您查阅参考。一些和您切身相关的具体问题(特别是健康、经济、法律相关问题),出于审慎起见,建议咨询专业人士以获得更有针对性的答案。2.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及时给予删除。3.如需转载本页面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zwbk.org

    词条保护申请

  • * 如果用户不希望该词条被修改,可以申请词条保护
    * 管理员审核通过后,该词条会被设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该词条的创建者才能申请词条保护

  •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 覃欢 幸福是什么
  • 评论评论内容为网友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去知识社区发起新话题]

  • 更多评论
  • 联系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乐虎国际app官网 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